返回

第二百五十五章 真的一无所有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再说陆原离开了公园,随便上了一辆人少的公交车。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车厢里零落的几个人,窗外划过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浓厚的都市生活气息。

    脑海里却想到了刚才章九他们说的话,这陆原一时有点恍惚。

    多可笑啊。

    这世界如此真实,牛顿也依然安静。

    而章九他们,竟然说什么活了几万年,寻找了几万年之类的话,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话,那现在这个车水马龙的世界,就是假的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为什么章九他们要这么说呢,又为什么偏偏对自己这么说呢?

    自己根本不认识他们啊。

    难道章九真的会算命?

    是的,自己和章九在青蛇山上有过一次接触。

    如果说当时候章九给自己占卜了,算出来自己是所谓的少主,那倒是也还有点可说的。

    但是当他拿出占卜牌的时候,自己就走掉了啊,根本没有算卦,他又干嘛非要如此执着的认自己是少主?

    想到这里,陆原不禁又想到了章九手里那副占卜牌,想到了那几十张占卜牌背面的裸身美女图。

    那些美女,个个都身材火爆,姿态撩人。

    当时,章九让自己从里面挑一个,这个做法,相信几乎任何一个青年都不会拒绝的,谁不愿意从这些美女里面挑一个呢。

    即使知道仅仅是图案,但是也能满足一下男人的意淫啊。

    但是陆原一想到那些图案,心里就涌出一种不愉快。

    因为就想到了周允。

    是啊,自己把周允都弄丢了,还要在这里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图,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背叛周允,好像自己是个渣男一样。

    陆原做不到。

    如果他没有遇到周允,陆原觉得自己倒是无所谓。

    陆原正胡思乱想着。

    “喂,小伙子,你要到哪里下车?前面就是终点站了!”公交司机的一句话,把陆原从沉思里打醒了。

    陆原急忙四周一看,车厢里,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到了终点站,陆原下了车,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惆怅。

    额,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十分钟之后,陆原来到了一个纵横交错的街区,这街区就是那种老式的居民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两边都是卖瓜果蔬菜各种廉价服饰的老街道,时不时的还有一些浓妆艳抹的匆匆而过的黑丝女。

    再往深处走,就是一些私人旅社了。

    陆原摸了摸身上的钱,也只能住这种廉价宾馆了。

    “老板,住宿多少钱一个晚上?”

    陆原进了一家春风小旅社,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发黄的汗衫,一身肥膘子肉,手里点了个烟。

    老板的目光,冷漠的从手机上抬起,上下打量着陆原几眼。

    “一百。”老板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啊?不是五十块吗?”陆原皱了皱眉头,看着老板身后的价目表,上面写着“住宿一晚五十,钟点房三十。”

    “哪里来的五十的住宿,这里是武江市,华夏一线大都市,你以为你是家那穷山沟啊!爱住不住,住不起就滚!”老板不耐烦的吼道。

    陆原真他妈的醉了。

    看得出来,这老板这是摆明要讹自己的。

    陆原真想转脸就走,可是从公交站台找到这里来,已经走得又累又酸了,此时只想找个地方住下来,懒得再去找了。

    再说了,这家旅馆这个德行,别家的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估计都会看自己一个外地人,欺负自己的。

    摸了摸身上唯一的一张一百块钱,陆原狠了狠心,递给了老板。

    身上只剩下这么多了,离开舟山螃蟹镇的时候,那个旅社老板送了自己一千块,但是来到武江,光车票就花了八九百。

    “再给我两百块押金。”老板又说道。

    “啥?两百押金?”陆原顿时一愣,心里暗暗叫苦,妈的,这个时候别说两百块了,就是两块钱自己也没了啊!

    “那个,老板,我真没钱了再交押金了,那个……老板,你看用这个当押金行不行啊?”说着,陆原掏出一个东西递了过去。

    “学生证?”老板抓了过去,皱了皱眉。

    “对啊,这是我的学生证,丢了会很麻烦的,价值远远高于两百块,就当押金放在你这里,你看行不行?”陆原真是走投无路了,幸好自己离开学校寻找周允的时候,把学生证给带上了。

    “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假的?”

    老板拿着学生证,狐疑的瞅了瞅,然后突然朝着后一个房间大叫道,“丫头,出来一下!”

    “怎么了啊,爸?”

    说话间,走出来了一个少女。

    这少女长得还挺漂亮的,头发微微染过,穿着一件白色的夹克,黄色的滑板裤,嘴唇上涂着嫣红色的口红,浅灰色美瞳,看起来反正挺抖音的一个女生。

    “这学生证,你给看一下,是不是真的。”

    “干嘛要看真假?”少女撇了撇嘴说道。

    “这小子,没钱交押金,要拿学生证抵押,你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老板指着陆原说道。

    “两百块钱的押金都交不起?这得多穷啊。”

    少女就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样,不屑的瞟了陆原一眼,顺手就拿起了学生证。

    “啧啧,竟然还是金陵大学的?”少女显得有几分惊讶。

    “金陵大学很好吗,不可能有你学校好吧?”老板说道。

    “差不多了,金陵大学全国第六,我们学校全国第七,总之,都很强。”少女说着,又翻来覆去看了看陆原的学生证,“嗯,应该是真的,这上面编号和钢印都没问题。”

    说着,少女把学生证递给老爸,看了看陆原,“你金陵大学的,跑到武江这里来干嘛?看你学生证,你都大四了吧,来找工作?”

    “算是吧。”陆原点点头,他不想多说什么。

    “看你这样子,恐怕也没找到吧,连两百块的住宿押金都给不起了,金陵大学的混到你这种地步,也是不多见了。”少女语气里带着讥讽,轻蔑的看了看陆原,挥了挥手,“好了,上去吧。”

    陆原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给以前的话,他可能会无视这少女的嘲讽。

    但是现在,被少女一番冷嘲,他的心里,却有一种郁闷。

    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角色变了的原因吗?

    以前自己是陆家三少爷,富可敌国,所以不在乎别人的冷嘲热讽,而现在呢,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孤零零的普通人,别人的嘲笑,就变成了利刃。

    拿了钥匙,回到了房间里。

    陆原往床上一躺,心里琢磨着,这可不行啊,这到明天早晨,自己身上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别说寻找周允了,就是自己恐怕都无法养活,寸步难行了。

    找熊老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花蕊银行的资金,肯定也不属于自己了。

    但是,自己还是有梁山公寓,两套别墅,一家店铺,一辆跑车的。

    不过,这些都是不能卖的。

    梁山公寓里面,是凌蓝在管理,卖了的话,她就失去了工作。

    琴坊六部,是杨敏送给自己的,说实话,陆原也不好意思卖掉。

    跑车,自己已经录了袁灵的声音了,算半个属于袁灵了,陆原自然也不可能卖掉的。

    而至于滕王阁的别墅,那套便宜的,曾经是周允住过的,周允的卧室还保持着她离开时候的样子,这一套自然也绝不会卖掉的,那套中央别墅也不会卖的,因为那里面还有自己送给她的花儿。

    虽然都已经干枯了,但是陆原希望有一天,自己找到周允,带着她回到滕王阁,让她再看一看她曾经住过的原样未动的房间,以及中央别墅里,那满屋子的干枯的玫瑰花。

    虽然不能卖,但是自己可以让张泽把租金转给自己。

    想着,陆原就准备给张泽打电话问一问金陵的情况。

    不过刚拿出来,陆原的手机自己就响了。

    还真巧,正是张泽打来的。

    “陆少,大事不好了!”张泽的语气在电话里显得很着急。

    “怎么了?”陆原心里不由一动。

    “你名下的所有不动产,这几天全部被冻结了,而且,已经全部过户了,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了!怎么回事啊?”陆原离开金陵之后,这些资产,就委托张泽平时照看的,现在过户了,张泽自然会察觉。

    “额……”陆原心里一怔,不过也明白了,自己现在不是家族的人了,这些资产应该也会是被收回了吧。

    “户主,换成是谁了?”

    “慕容若兰,她是谁啊?”张泽说道。

    果然是那个女人。

    毕竟即使自己离开家族了,依爷爷的行为,应该也不会收回自己的资产的。

    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只有慕容若兰了。

    陆原心里叹了口气,那女人果然一点都不放过自己啊,依她们家族的能力,查到自己的资产,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算了吧,没事。”

    陆原此时心里虽然很失落,但是也没办法了。

    看来,接下来,真的全部要靠自己了。

    陆原一阵睡意袭来,混混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陆原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迷迷糊糊正刷着牙,谁知道没有拿稳当,啪的一声,玻璃杯摔在了地上,粉碎。

    他急忙去捡,不料手一抖,突然手心一阵剧痛,紧接着鲜血就顺着手指流了下来,锋利的玻璃碎片划伤了他的手。

    看着鲜红的鲜血,陆原突然觉得大脑有点懵,不知道怎么的,他脑海里突然有一种说不清的预感,似乎今天能遇到一个自己好久没见的女孩子!

    来到楼下,楼下的大厅里,昨天的那个老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同样一身肥胖的中年妇女,估计是老板娘。

    “用学生证当押金,你也真是够寒酸的,我女儿也是大学生,还是武江大学的,你比起我女儿真是差远了。”老板娘嘴角带着讥笑,把陆原的学生证扔给他,“对了,房间里没损坏什么吧?”

    陆原心里一动,日了,早晨刷牙的时候,摔了一个玻璃杯。

    一个玻璃杯,也不过就几块钱吧。

    当然了,别说是几块钱,就是再贵重的东西,要是自己弄坏了,陆原肯定照价赔偿。

    但是,陆原现在的问题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啊!

    如果承认了吧,依照这旅馆老板一家的性格,恐怕很难脱身。

    得,自己还是不要承认,等以后有钱了,再回来还给他们就是了!

    “额,没有。”陆原脸微微有点发烧的说道。

    “走吧走吧。”老板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陆原心里大呼幸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不料正在这个时候,昨天那少女走了出来,“我去楼上房间看看,检查一下,你再走!”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