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要给我道个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其他人此时也都傻傻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都想不到,会是谁送了裙子给周允?

    “对了,周允小姐,送裙子这位先生,还让我问你一个问题。”服务员又说道,“不知道可不可以问呢。”

    “可以,当然可以!”周允急忙就说道。

    “那位先生让我问你,你是否接受这裙子,接受他对你的爱呢?”服务员说道。

    周允脸瞬间就红了,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嗯,当然接受。”

    “太好了,允允,我等了八年了,你终于接受了!”就在周允话音刚落,包间的门口就响起一个乡音浓重的声音。

    接着,一个身材粗壮的满脸横肉的青年,大笑着走进了包间里。

    这青年,穿着一身昂贵的西装,但是他显然没有支撑西装的气质,看起来就像是被硬塞进西装里面的,长着黑毛的粗壮的手腕上,晃荡着一只瑞士金表。

    青年的脸上,充满了兴奋,也充满了自信。

    “你……”看到这青年,周允本来还挺害羞的脸上,顿时就僵住了表情,一时愣住了。

    “怎么样,允允,这裙子你喜欢吧,只要你喜欢,你想要多少条,我张宝山都可以给你买多少条!”青年豪迈的说道。

    “怎么,怎么是你?”周允喃喃的说道。

    “当然是我,不是我还能是谁!”张宝山说道,“我也是听了赵倩说了你的事,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喜欢这样的裙子呢!”

    说到这里,张宝山疼惜的把手伸向周允的脸颊,“啧啧,允允,你知道吗,当我听赵倩说你为了一条裙子而去偷的时候,我的心好痛呢。”

    “还给你!”

    周允这才明白了送裙子的原来是昔日的初中同学张宝山,一开始她还以为是陆原呢。

    听着张宝山这些话,又看到他这么轻浮。

    周允再看着这件黄裙子,心里就觉得厌恶了。

    直接把裙子扔给了张宝山,顺势就躲过了张宝山的魔爪,往陆原的身边靠了靠,“对不起,陆原,我刚才以为是你送给我的呢。”

    “美女,你这样做,就是不明智了,张老板……”服务员显然是收到了张宝山的好处,看到周允这样,不禁要说话。

    “好了,这儿没你的事了,出去!”张宝山冲着服务员吼道。

    是的,张宝山从赵倩的口中,知道了周允“偷”了裙子的事情,所以借着这一次同学聚会的机会,特意搞出这么浪漫的一出。

    刚开始,他躲在外面,听到周允和服务员的对话,心里暗喜不已。

    还以为周允接受了自己,谁知道,周允只是误会了而已。

    “是,张老板。”看到张宝山发火,服务员也不敢多说。

    她离开的时候,经过陆原身边的时候,又不冷不热的冲着陆原说了一句“对了先生,我刚才一进来就看到你了,你身上太脏了啊,我们这里有卫生间,还希望你能把身上洗干净了,免得影响其他人用餐感受啊。”

    说完之后,这才离开。

    “小子,你就是允允现在的男朋友?”张宝山似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陆原,不过显然,他也已经从赵倩那里了解到了不少信息。

    张宝山冷冷的看着陆原,目光里有一种动物争夺配偶的仇恨,“听说允允跟你在一起很吃苦?如果你不能给她一个幸福,那请你滚开她的身边好吗?”

    说着,张宝山又看向周允,“允允,真没想到我深爱的女人,我捧在手心里的女人,现在竟然和一个吊丝在一起。”

    “张宝山,你说什么呢?”周允皱起了眉头,“我们只是初中同学,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关系,请你尊重我男朋友。”

    “哈哈,你男朋友?就这个吊丝?信不信我随便拔一根腿毛下来都比他身价高?”张宝山不屑的看着陆原,冲着说道,“喂,小子,告诉我,你在哪个工地上扛水泥袋子,说不定我认识你们老板,到时候我跟你们老板说一声,让他多发你几块钱,哈哈,不怕告诉你,锦城工地上,没有我不熟的!”

    “张宝山同学,还请你尊重一下别人吧。”眼看着张宝山越说越来劲,越说越过分,滕红旗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

    毕竟,他也是以前的班主任,这种情况下,他肯定要说两句的。

    不过滕红旗这一开口不要紧,张宝山的目光,刷的一下,就移到了滕红旗的身上。

    “噢,哈哈,我差点都忘了滕老师也来了,我还没跟滕老师打招呼呢,滕老师,你可好啊?”张宝山哈哈大笑着,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只是,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嗯,挺好的,你也好,张宝山同学。”既然张宝山这么热情的上来打招呼,滕红旗也不能不理会。

    “挺好的?”张宝山的目光盯在了滕红旗身上,突然嘿嘿一笑,“恐怕没有挺好吧。”

    “你,什么意思?”滕红旗不由一怔,身体好像颤抖了一下,目光也有几分退缩的感觉,那种感觉,就仿佛张宝山说中了一样。

    “滕老师,我听说,你女儿最近工作被炒鱿鱼了啊,因为这个事,你女儿和你女婿吵了好几天,你女儿的工作不错啊,一个月一万多,现在没工作了,家庭生活有点困难了啊,听说你孙子最近还要上小学,这没钱可不行啊。”张宝山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

    滕红旗目光里陡然露出几分惊惧之色,也是,毕竟这是自己的家事,张宝山怎么会知道的呢?

    而且,滕红旗已经很多年没见到张宝山了,如果不是这一次初中同学会,滕红旗都不会知道张宝山也在锦城市。

    而现在,滕红旗对张宝山的近况一无所知,但是张宝山却对他的家事了如指掌。

    滕红旗当然吃惊了。

    “我想,这几天滕老师你肯定也为你女儿家的事情愁的睡不着吧,你本来到锦城市是来养老安详晚年的,谁知道碰到这种糟心的事情,是不是心里很愁闷啊?”张宝山没有回答,继续一副咄咄的口气,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滕红旗喃喃的说道,脸上也露出一种难为情的样子。

    是啊,此时包间里,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和张宝山,听着张宝山和他的话。

    现在好了,所有昔日的学生,都知道自己家里的这些事情了,都知道自己女儿工作丢了,家里乱糟糟的事情了。

    对于他来说,自然也觉得丢人的。

    “嘿嘿,其实很简单,滕老师,因为开除你女儿的,就是我。滕老师,你可别怪我啊,我一开始也不知道那是你的女儿啊,我是老板,你女儿是我员工,你女儿业务能力不行,所以我就开除了,哎呀,早知道那是你的女儿,我肯定不会开除啊。”

    终于,张宝山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一种豺狼看着猎物的微笑。

    “啊?”滕红旗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宝山。

    开除自己女儿的竟然是他?他还是女儿的老板?

    说真的,这个滕红旗还真的没想到,要知道,在初中的时候,张宝山可是实实在在的差生。

    这个差生,不仅仅是成绩差了,而且品行都很差。

    那时候,滕红旗也为他操了不少心,软的硬的招数都用过,但是没用,张宝山继续我行我素。

    而后来张宝山又做了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之后,滕红旗就彻底放弃了教育张宝山。

    本以为张宝山肯定将来没啥出息。

    谁知道,现在竟然也来了锦城,而且,还做起了老板,还是自己女儿的老板。

    “哎呀,滕老师,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的宝山哥,可是在锦城做大生意呢,一年能挣几百万呢。”赵倩走了上来,身体若有若无的贴着张宝山。

    “是啊,滕老师,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宝山哥怎么说都是你学生,你竟然还不知道他在锦城当老板,啧啧,现在的宝山哥,可是开豪车住洋房的成功人士呢。”其他女生,一看赵倩主动讲话了,也都急忙围在了张宝山身边。

    你一言我一语的,明着或者暗着的,都显然,在吹捧张宝山,暗损滕红旗。

    “滕老师,你也应该没有想到吧,当年你看不起的差生,现在却混得风生水起。”听着周围女生们的恭维,再看到滕红旗此时傻傻一脸惊呆的样子,张宝山的心里,腾出了无限的快意,就仿佛是被压制了太久,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一样。

    “想当年,你不止一次的说过我将来没有出息,还说我将来一定会后悔,无数次嘲讽我,看不起我,羞辱我,呵呵,怎么样,滕老师,现在是不是被打脸了?”此时,张宝山显然有点激动了,也许,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当年被你看不起的差生,此时却成了班级里最风光的人,甚至你的女儿都给我打工!滕老师,你有没有话说呢,现在?”

    “张宝山同学,我首先恭喜你现在赚了很多钱,不过我想你误会了你上初中时候的我,那时候我并不是嘲讽你,也没有看不起你,我那时候只是想让你走上正路,让你好好学习……”滕红旗语重心长的说道。

    “够了啊,滕老师,别假惺惺的了,当年被你看不起的宝山哥,人家现在是大老板了,而当年天天被你当成榜样,天天夸的周允同学呢,现在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呵呵,当年我们可都是被你骂过的啊。”赵倩也趁机说道。

    滕红旗叹了口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允坐在一旁,心里更加难过了。

    滕老师被他们这样说,也和自己有关啊!

    可是,现在的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滕老师,我现在希望,你能给我道个歉。”张宝山突然又说道。

    “给你道歉?”滕红旗一愣。

    “没错,为你当年对我做过的事情而道歉,为你当年给我的小小的心灵留下阴影而道歉,为你当年的信口雌黄而道歉,为你当年的狗眼看人低而道歉!”张宝山说到最后,脸上的狂躁和兴奋,油然而生。

    目光灼灼的盯着滕红旗。

    “对,滕老师,你缺少一个道歉。”

    “是啊,你应该给宝山哥道歉的,毕竟当年你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就是,怎么能看不起人呢。”

    “赶紧道歉吧,你当年是错的。”

    赵倩等人当然,也附和着张宝山起来。

    他们是在讨好张宝山,也是在发泄自己当年的怨气。

    听到这些曾经自己的学生的话,滕红旗的手都在颤抖,心也在滴血,一种极度的郁闷和憋屈,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了。

    说真的,作为一个老知识分子,一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教书育人的老人,他有着那种老知识分子对于下一代的热切的希冀和爱护。

    他作为教师,也是真心的为国家育人,为一代代的传承而努力。

    所以,当时候,尽管张宝山等人成绩差,平时也会不守校规,但是滕红旗知道,自己没有看不起他们,更不会对他们冷嘲热讽的羞辱。

    自己责骂他们训斥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觉醒,是为了让他们能回到正轨。

    然而,真没有想到,当年自己的一腔热血和爱意。

    如今,却换回了这个结果。

    他不明白,也倍感委屈。

    尤其是今天,他突然收到赵倩的信息,说要开初中同学聚会邀请他也来的时候,滕红旗的心里,是真的很高兴,非常的高兴。

    他认为,肯定是那些学生们都长大了,明白了他当年是为他们好了。

    能邀请自己,说明学生们,没有忘记他。

    而这一段时间,因为女儿失业的事情,家里一团糟,他的心情,当然也受到了影响了,所以今天收到邀请,他立刻就来了。

    而今天,他的心情也是最近以来,最好的一次了。

    谁知道,结果,却成了这个样子了。

    滕红旗终于明白了,这一次聚会,更像是张宝山赵倩她们,策划好的,专门就是来讨伐自己的。

    自己道歉?

    这,这怎么可能!

    当然了,滕红旗并不是性格倔强,或者是顽固固执。

    而是,他知道,自己是真心的一切为了学生!

    如果自己道歉了,那就是和自己几十年的教学理念自己的教书育人的思想,完全背道而驰了!

    如果自己道歉了,这就是自己教书四十多年的生涯的耻辱,也是彻底否定了老师那种博爱的人文思想!

    是与整个教育界决裂,是向坏的思想低头!

    所以,自己绝不会道歉的!

    这是一种信仰!

    “怎么,滕老师,你还不道歉吗?”张宝山看起来,根本也不急,依然一副悠悠的样子,“如果你道歉了,只要你跟我说一句,就一句张宝山同学,对不起,老师当年错了,那么,我就会立刻让你的女儿,到我公司里继续上班!并且工资增加百分之五十!滕老师,你可要想清楚了哦,你女儿上班了,那么也不会和你女婿吵架了,你宝贝孙子也有钱上学了,家庭也和睦了,你也舒心了,多美满啊。怎么样,快说吧。”

    “对啊,滕老师,赶紧说吧,就一句话的事情,你看,宝山哥对你多好啊,就是让你道个歉而已,就给了你这么大的好处,宝山哥,这是来报恩来了啊。”

    “我呢,倒是希望你把周允给好好的训斥一顿,哈哈。”有人说道。

    滕红旗愣住了。

    他的脑海里想起了女儿一家吵架的事情,想起了女儿被炒了之后,回家的那种抑郁和流泪,想起了孙子整天哭的事情。

    一切,都是因为,女儿的好工作丢了。

    而现在,自己只要说一句假话,这一切就解决了。

    滕红旗紧咬着满是皱纹的嘴巴,脸上露出艰难的抉择。

    而张宝山,则是得意的看着他。

    看到滕红旗这样,张宝山心里很舒服。

    自己日思夜想盼望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不用说,这老头一定会答应的,是啊,傻子才不答应呢,一句话,换来那么多的利益。

    滕红旗的内心,还在激烈的斗争着,有那么一刹那,他真想说出那句话了。

    然而,他最后,到了嗓子眼的那句对不起,还是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

    自己怎么可能说对不起?

    如果那样的话,对得起自己一辈子的道德良心吗?

    要知道,自己遵守的是国家教师规范,自己遵守的是内心那杆良心秤!

    如果自己道歉,那就是否定了国家教师规范,否定了内心的良心秤!

    绝不可能!

    “我没错,错的是你们!你们几天虽然有钱了,但是你们丧失了很多宝贵的东西,即使你们现在很得意,将来你们也一定会吃亏的,听老师一句话,好好做人!”滕红旗猛的站起来,拍了拍周允的肩膀,“周允啊,虽然你现在没工作,但是老师不会看错人,你只是一时失志而已,而今天老师也看到了,你和以前一样,依然是那个善良的自尊的孩子,老师相信你,早晚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还有你那个男朋友,虽然现在扛水泥,但是我看他为人低调谦和,不骄不躁,目有星辰,他将来也一定会成为人中豪杰!”

    “今天,感谢你们都能来,尤其是周允,老师看到你,心里真的很高兴,我先走了,以后如果有一天,你成功了,希望你去看看老师!让我知道,我没有看错人!”滕红旗红着眼睛,感触的拍了拍周允,又和陆原握了握手,蹒跚的向门口走去。

    “站住!”

    突然,张宝山一声大喝。

    此时,这家伙的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可怕。

    阴沉,就仿佛是夏天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乌云密布。

    是的,张宝山愤怒了,极度的愤怒。

    是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滕红旗竟然会拒绝自己的条件!

    他本来早就想好了,滕红旗当着所有人给自己道歉,为此,他还提前在包间里悄悄安装了一个摄像机,可是,现在一切都失败了。

    自己等了八年了,却还是失败了。

    “滕红旗,你也太固执了吧!你说,你是拉不下你这一张老脸来给我道歉啊,你也太自私了,就算你拉不下这张脸,你也为你女儿,为你女儿一家,为你外孙子考虑考虑啊,怎么,当年骂我骂的那么凶,那么羞辱我,侮辱我,现在给我道歉,你觉得你自己耻辱吗?呵呵,就算你觉得耻辱,用你的耻辱,换回你女儿的工作,你都不肯,你太自私了!好吧,我听说你外孙子上的小学,一年学费要三万块,本来你女儿一个月一万工资,还是能承受的,现在你女儿没工作了,我看怎么承受学费吧!对了,老头,还有,今天的饭是我请的,但是,我不请你,如果你要走,你把你那一份饭钱给我!”张宝山这下子,彻底的撕开了脸来了。

    顿时,包间里安静极了。

    赵倩等人都冷冷的抱着胸口,看着这一切。

    而滕红旗,就感觉到血嗡的一声,涌上了大脑。

    他几乎要跌倒。

    张宝山的话,严重的刺激了他。

    而更让他悲哀的是,他的身上,没钱!

    是的,他只有一张公交卡,身上没有钱,他,给不起这个饭钱!

    滕红旗,第一次感觉到了脸发烧。

    自己连饭钱都拿不出,怎么脱身?

    难道,真的要受到这种羞辱吗?!

    “滕老师,你别怕,你的饭钱,我来给!”

    就在此时,终于,陆原站了起来。

    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滕红旗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很明白,这是一个忠厚的老教师,是周允的指路人,自己怎么能让自己女朋友的授业恩师受到羞辱呢?!

    “还有,滕老师,你放心,你孙子的学费,我来承担!”陆原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的,尽管自己还没有开始拍戏,但是片酬是早晚的事情,而且,此时,真的没法忍了,这个承诺,自己先说了!

    “你来承担?呵呵,你要扛几辈子的水泥?”赵倩冷笑着说道。

    “你小子,竟然跟宝山哥叫板,你知道宝山哥什么人吗。一个民工小子竟然跟宝山哥这种大老板叫板,宝山哥现在一年几百万呢!”

    “不止了!我已经和《天降巨富》剧组,签订了新合同,给他们搞剧组工程,今年恐怕能赚千万!”张宝山说完,盯着陆原,“小子,你要跟我斗?你想死?”

    “啊,真的啊?天降巨富剧组,就是那个大明星章影演女主的新剧吗,听说要开拍了呢,宝山哥,你在里面做工程那太棒了啊,我好喜欢章影啊!”

    “我想知道男主是谁!听说这是一个大投资电视剧,章影的片酬过了五千万了,能配的上章影的,男主肯定也是当红小鲜肉啊!”

    “啊啊啊,我好想看看男主呢,一定很帅呢,宝山哥,以后能不能借你的便利,去剧组偷看男主啊!”

    “快看,微博上,演员表出来了,公布了!”

    “我靠,为什么我没看到啊?”

    “你要关注‘陆原居’这个人,这家伙很神秘,他总会有一些神奇的消息,快看,这是公布的演员表,男主角也在上面!”

    ==重要提醒,以下非内容,不感兴趣可忽略===

    最近有读者反映,一些人冒称作者(也就是我)进行诈骗活动。

    现在特此宣布,作者微博:陆原居。

    作者正版官方唯一企鹅号:16335,89572。

    任何所谓的读者群,加入进去查看群主,如果不是这个号,都是假冒群。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