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七十章 注定有些要失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啊?”

    陆原顿时就愣了。

    “风聆,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陆原真是糊涂了,完全不懂风聆的意思。

    但是,看到风聆刚才脸上的认真,陆原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只是,这到底咋回事?

    他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风聆。

    “陆原,请你尊重我一下好吗?”看到陆原那糊里糊涂的样子,风聆反而感觉到更郁闷了,“都这样了,你还以为你可以糊弄隐瞒过去吗?是不是我一直在你心里的形象就是好骗啊!”

    说到最后,风聆看起来都好像要哭了一样,那种委屈和苦闷,好似憋在心里许久,都无法发泄一样。

    “当然不是!”

    陆原急忙说道。

    说实话,此时此刻的陆原心里的郁闷程度,恐怕不比风聆来得少。

    因为他是真的糊涂啊,真的不明白风聆到底在说什么啊。

    然而,看到风聆突然反应这么大,陆原的心里,又有几分心疼,所以,尽管他心里很郁闷,但是看到风聆也很郁闷,也只好藏起自己的郁闷,先急着去安慰风聆了。

    当然了,这种心疼,只是一种朋友式的心疼。

    毕竟,当初在金陵大学的时候,风聆也是给予过他尊重和体恤的女生。

    “那你干嘛还装出刚才那种,好像我在冤枉你,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风聆的目光,直视着陆原,“你知不知道,你们全校人差不多都知道这件事了!你竟然还想假装不知道!”

    啥?!

    全校人都知道?!

    陆原自从离开了金陵大学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关注过金陵大学的消息了。

    现在竟然全校人都认为自己干了那种事?

    这明显是造谣啊!

    可是,又有谁,会和自己有这种深仇大恨,竟然要这么污蔑自己呢?

    “那,你是听谁说的?”陆原说道。

    “是染染告诉我的。”

    “白染?”陆原一怔。

    是她?

    怎么会是她?

    不应该啊,白染虽然以前一直很看不起自己,可是后来因为郑玥和包浩的原因,白染应该是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的了。

    她既然知道自己是富二代,又怎么敢对自己造谣?

    依照白染那种嫌贫爱富的性格,她应该不但不会对自己造谣,甚至如果有关于自己不好的谣言,她应该还会主动替自己辟谣维护的。

    可是,这明明是谣言,她怎么还对风聆说呢?

    “那次你把我送回学校,分开之后,你当时说了要找我打网球的,可我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你的电话。”

    风聆幽幽的看着陆原,“我等了一个月,你还是没有任何音讯,我当时心里真的很郁闷你知道吗,答应过女孩子的事情,难道就抛在脑后了吗?”

    “对不起。”陆原说道,这件事他自然也是记得的。

    当时也并不是随口一说的。只是,谁又会知道,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呢。

    “我想打电话给你询问,但是又不好意思,毕竟我们那时候也刚刚认识没几天,所以我就给染染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

    “染染当时听我这么一说,就显得有点吞吞吐吐的,说让我最好不要和你来往了。我心里很奇怪,就追问她,她就说你虽然家庭不好,看起来也挺老实的,但是其实你是一个很渣的男生。”

    “我继续追问,然后她就告诉我,说你把一个女生的肚子搞大了,而且,还是强行的。”风聆说到这里,目光瞪着陆原。

    那目光里,多少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不可能!”陆原听到这里,就仿佛是被突然咬了一口似的,忍不住叫到。

    是啊,这本来就没有的事情!

    “是的,一开始,我也觉得不可能。”风聆说道,“所以我立刻就去你学校里找你,然而等我到了,才知道你根本不在学校里了。”

    是的,没错,陆原点点头。

    那时候,自己应该已经去武江市寻找周允了,当然不在学校里。

    “但是你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大家都说你因为干了那种坏事,畏罪逃跑了,所以你也不敢回来。”风聆说道。

    “不是这样的!”陆原都急得要跳起来了。

    “没错,虽然有那么多人在传这个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很怀疑,当时我还是很相信你,因为我认为你绝不是这种人。”风聆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想等你回来,然后问个明白,可是我等了好久,你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就这样,一直等到了毕业的季节,你还是没有回来。”

    “那天是七月一日,我们学校和你们学校都同时开毕业典礼,我放弃了参加我们学校毕业典礼的机会,跑到你们学校的大礼堂里,就为了能等到你,结果呢,你还是没有回来。”风聆说道。

    “是的,那时候我有事,可是我真没有……”陆原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正在锦城。

    “但是,我却在毕业典礼上,遇到了一个人!”风聆说道,“然后,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谁?”

    陆原一愣。

    “郑泫雅。”风聆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陆原,“这个女生,你还记得吗?”

    郑泫雅?

    听到这个名字,他浑身顿时就是一震。

    原来风聆说的是她!

    自己都要忘记她了,刚才当然想不起来。

    然而现在再听到郑泫雅,过去的事情,一下子又出现在陆原的脑海里。

    周允失踪的那一夜,自己和她在酒店里……

    具体的细节陆原是真的记不住了。

    但是他当然记得自己浑身赤裸着在床上醒来,狼藉的床铺,同样赤裸的郑泫雅,床上的鲜血,以及后来郑泫雅那份检查报告。

    已经说明了一切。

    难道,那天晚上,自己真的是用了强行手段?

    陆原真的想不起来了。

    也许真的有可能,那天因为周允失踪,自己太痛苦了,自己喝酒喝的太多,酒后乱性,对郑泫雅做了禽兽的行为。

    毕竟自己和郑泫雅也不是很熟,不可能很自然的发生关系的。

    这么说,自己真的是强行的,结果,还导致了郑泫雅怀孕了!

    想到这里,陆原就觉得额头上的冷汗涔涔。

    说真的,这件事他几乎都要忘记了。

    而且,也以为已经过去了,谁曾想到,这件事不但没有过去,反而竟然还会带来如此一个巨大的麻烦!

    “你果然记得。果然是你。”风聆痛苦的摇着头,即使陆原一句话不说,她也从陆原的脸上看出来了一切。

    “风聆,我……”

    陆原下意识想解释,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的,该怎么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陆原。”风聆打断陆原的话,失望的看着陆原,“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你可知道,当时我在你们学校的大礼堂里看到那个叫郑泫雅的女生的时候,看到她挺着肚子艰难的样子,看到她给众人发传单诉说她被你强暴遭遇时候那可怜的样子,看到众人都在谴责你的时候,你恐怕不知道我那时候的心情,我当时的心情真的是跌倒了人生的谷底了。”

    陆原怔怔的听着,心里真的是,不知道该说啥了。

    郑泫雅还在学校里宣传这件事,她这到底是为啥啊?

    “陆原,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看到陆原不说话了,风聆又说道,“你明明答应过要约我一起打网球,却转身竟然去干那种事,为什么啊,陆原,我真的想不通,因为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

    陆原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整个事情太复杂了,不是三言两语说的清楚的。

    更何况,自己真的记不起来了。

    但是,至少有一样是没错的,那就是自己的确和郑泫雅发生了关系,而且,还让郑泫雅怀上了孩子。

    而如果郑泫雅说的没错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是强行逼迫她的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甚至陆原自己都想给自己两耳光。

    “你说话啊,给我一个解释行不行?”风聆说完了,目光又充满期望的看着陆原。

    然而,她最终,还是失望了。

    “陆原,真的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这种人。”风聆深深叹了口气,“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虽然穿的很一般,虽然很多人在嘲笑你,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却是那么温暖,那么安心。你总是在微笑,你的微笑,那么谦和,就仿佛是轻风一样,那时候,你坐在网球场旁边,阳光从树影照下来,跳跃到你的身上,你那么安静的坐着,像极了漫画里的白衣少年,你的身上,总有一种看起来是懦弱忍让,但其实是不屑计较的气质,我真的,真的当时候很想,很想……”

    风聆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会儿,又说道,“很想,让你教我打网球……然后我们一起……”

    “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那种事,陆原,这根本就不像你做的啊,你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毁掉我对你的想象……”

    “对不起。”

    看到风聆这样,陆原心里虽然也不好受,可是也无话可说。

    “陆原,你为什么要去霓虹市,是因为你知道霓虹市是一个罪恶都市,可以让你得以施展吗?”风聆突然抬起头,又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

    “那是为什么?”

    “我要去找一个人。”陆原说道。

    “找什么人?”风聆紧追着问道。

    “跟你说不明白。”陆原心里叹了口气,是啊,自己是去找章九,这又怎么能说的清楚呢。

    “你又在骗我了。”风聆说着,哭了起来。

    “风聆,你怎么哭了?”

    就在这时候,那个李楚又跑了过来,向陆原晃了晃拳头,“你这猥琐男,是不是又欺负风聆了,离她远点,不然吃我拳头!”

    陆原心里叹了口气,起身,走向了车厢头部。

    就在他起身的时候,陆原突然又觉得一阵头晕,他就觉得有些恍惚。

    那一个瞬间,他突然意识到。

    自己的人生,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所以,自己注定会失去一些东西的。

    有的人,也注定,只是彼此的匆匆过客。

    误会也好,错过也好,都已经不重要。

    因为,你们再也不会有交集,只会彼此越来越远。

    此时,天岛。

    “爷爷,你在做什么?”

    一个像是儿童房的房间里,一个老人,盘腿坐在地上,正轻轻的用鹿皮绒布擦拭着手里的一个风车玩具。

    少女轻轻的走过来,安静的几乎是无声的坐在了老人的身边。

    “原儿小时候的玩具。”老人看着手里被擦拭的一尘不染的风车,眯着眼睛打量着,然后举起来,轻轻一吹,风车悠悠的转了起来。

    “你又想原哥哥了。”少女靠着老人的胳膊,看着那旋转的风车,泪水哗哗的,“婉儿也想,这风车,是陆原哥哥给我做的,当时我还不要……”

    老人摸着少女的发丝,看着手里的风车,目光里有一种深深的遗憾,“如果原儿有孩子,那就好了,我会把给原儿的,都给那个孩子。”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