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906章日常生活,各有滋味(1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无论赛琳娜拿小女巫开了什么玩笑,事实是北斗跟旺达的关系确实比较亲近。

    但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子,表现得很隐蔽。

    北斗的人设也只是面冷手黑,完全可以视为正经版韦德。

    战斗时,北斗只是偶尔说点骚话气死敌人。

    平时与人相处,他的话一点不少。

    否则北斗在来世,也不会有妇女之友的“恶名”。

    同理,在教学上北斗是典型的严师,教学之外也很好相处——前提是能接受时不时的毒舌。

    几天下来别说旺达,连皮特罗也没事喜欢找他聊天。

    谁让一本正经的北斗在聊天时,其实相当不正经。

    比如有一次聊到女朋友的问题,皮特罗吹嘘自己找女朋友有多快多轻松,北斗就幽幽然冒出一句:“那晚上约会你是不是结束也很快?分手更快?”

    皮特罗一下没反应过来,想了片刻隐约明白过来:这特么是在说自己是快枪手,结果被女朋友甩了啊!

    顿时,年轻人立刻对这种人身污蔑进行了反击。

    一旁的旺达听得好笑又尴尬,但又忍不住想听两人扯淡。

    就在北斗的关注中,兄妹俩不知不觉间度过了生活的巨变——真实的全新身份,配套的纳米战甲,毫无顾虑的新生活。

    身为正义联盟预备成员,兄妹俩还享受基本生活保障,达到美国中产家庭水平。

    但别人想达到这个水平,得天天朝九晚五,他们却是在接受文化课和专业培训。

    拿钱读书这种生活,兄妹俩这辈子都没指望过,居然就这样实现了。

    待遇太好,兄妹俩都有点受之有愧的感觉。

    而以他们具备的超能力,哪怕正在培训也能抽出时间去做任务。

    可当皮特罗在旺达的示意下去询问时,北斗却很正式地告诉他们:“你们是正义联盟的预备成员,我们得用自己的行为,让你们明白正义不是一句临时口号,而是联盟的日常守则。我们怎样对待你们,你们才可能同样对待我们。”

    看着满脸茫然的兄妹俩,他解释到:“加入正义联盟,就不能把队友视为工具人。比如你们,年轻、冲动、缺少成体系的培养。现在让你们执行任务,是对你们的未来不负责任。”

    兄妹俩若有所思地点头,但爱提问的耿直boy还是又追问了句:“我好像看到,正义联盟下有个PDD,里面那些人似乎没这待遇?”

    北斗笑了,笑容很淡漠:“一群收钱办事的临时工而已。你给他们说正义,还不如多给钱。比如你跟临时雇佣的钟点工谈感情,人家难道就不收费了么?”

    皮特罗:“不会。”

    北斗伸手拍拍小伙子肩头,语重心长:“这就对了,这世界谈钱伤害感情,谈感情钱受伤啊。等你真有女朋友就明白了!”

    “这和女朋友有什么关系?”皮特罗愕然,旋即发现不对:“等等,我早就有过女朋友了好么!”

    旺达:……有个愚蠢的哥哥该怎么处理掉?在线等,挺急的。

    ……

    无论皮特罗是否去亲身验证谈女朋友伤害钱包这事,日子终于平静了下来。

    路克除了研究新到手的震波能力,就是去研究新到手的小女巫的能力。

    皮特罗的能力也研究,但难度太大,基本只做数据记录。

    只能说这种“光速男”的能力,属于特殊类。

    皮特罗的身体强度、力量远不足以支撑起这种速度,但他就是快到超过路克的移动速度。

    系统对此能力和旺达的能力,都是无法学习。

    路克一点都不意外。

    兄妹俩的超能力是心灵宝石的产物,路克的身体显然没心灵宝石那么“魔幻”。

    不过能力魔幻,效果还是可监测可分析可理解的。

    短时间内,知其然也就够了。

    就在这种平静中,时间来到了2010年的圣诞节前夕。

    在这举家团圆的日子里,金妮总裁无处可去。

    她爹、后妈、异母小弟的新家庭,与她的关系处于一种不尴不尬的境地。

    自从她爹08年错判全球经济形势,巨亏了一笔后,就丢掉了以往泰格基金管理人的地位,更没有了风光。

    若非上层都知道他是金妮老爹,催债的人能把他逼得跳楼。

    玩金融的就是如此。

    风光时所有人都捧着,因为他能带大家赚钱。

    亏了血本那跟杀人父母差不多,恨不得他死的人一大堆。

    后来还是金妮私人注资,处理掉了那批债务,才让她爹逃过一劫。

    这批债务转移到金妮手上,她爹想再去搞金融投机也没机会,只能守着金妮交给他代管的几家小型手机配件公司。

    这种日子虽没以往的纸醉金迷,但依然是富豪阶层。

    如果她爹愿意努力,靠着金妮在手机公司的地位和支持,三五年内就能做到中型供应商的规模。

    有金妮给的高额粉红,这也算东山再起。

    可或许前面十几年的风光让他更喜欢到处有人吹捧的滋味,她爹对投机始终有一种狂热偏执。

    有点数的人都不敢带她爹玩这个,那是要跟金妮结仇的。

    于是,他这两年一直试图让金妮掏钱给他去投资。

    她爹每年数百万的收入完全是自行支配,找金妮当然不可能是玩一两千万的“小项目”。

    人家开口就是两个亿,最后多次降低要求,一个亿也行。

    金妮当然拒绝!

    08年她爹就搞出了十多亿的亏损,其中他自己身上就有近一亿的债务。

    金妮为了不让人送他去坐牢,最后掏出了接近三亿。

    这还是很多人看在她面子上,没有狮子大开口,否则五亿都未必能摆平。

    现在她爹借两亿,到时候再出问题,不得再掏几亿?

    即便那是亲爹,没事就掏几亿的情况也很罕见。

    那可是美金,不是卫生纸。

    换作05年手机公司刚成立时,金妮恐怕要挠破头。

    好在现在是2010年末,已经离开各大公司管理岗位的她,换取到海量的人脉和资源,想通过她爹来胁迫她的情形基本不会发生。

    所以她爹的问题虽让人头疼,但终究只是闹不出圈的家务事。

    只要保持耐心拖下去,不给他机会大肆糟蹋美金,金妮就不用担心出大篓子。

    再次用探望大老板凯瑟琳的名义,前来德克萨斯过节的金妮过得相当开心,也有点羡慕路克这一家子。

    要是她家里对金钱能看得淡薄一点,或许自己就不用躲到这边来。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