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离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大人三思而后行啊,”冯缭、田城他们怎么都想不到韩谦不动则已,一动竟然是要孤身去闯金陵这个龙潭虎穴,他们不清楚韩谦凭什么判断金陵会杀得血流成河,此时都跪下来的劝道,“物力时有尽,人力时有穷,大人也知道金陵时局太过错综复杂,非孤身数人所能逆改,何苦犯险?大人能庇护一方山水,也是承继老大人的遗志啊!”

    韩谦不可能带多少人马过去,而安宁宫及信王一旦知道韩谦的行踪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那他到金陵后想要有所作为,即便真有神鬼奇谋,也没有一丝可能啊。

    “庭夫人身怀六甲,再有三个多月小公子或者小小姐就要出生,大人哪怕是为庭夫人及小公子、小小姐着想,此时也不能去金陵犯险啊!”杨钦劝道。

    赵庭儿已经显怀,此时更多时间留在龙牙城安心养胎,要不是重要事情也不会再时时上山来守在韩谦;这两天赵庭儿就没有到山上来。

    杨钦还是想着以赵庭儿以及赵庭儿怀着的胎儿,劝韩谦放弃冒险的念头。

    “我心意已决,你们莫要劝我,庭儿大前天到山上来,我便跟她细细的说过这事了。”韩谦站在山间,任山风拂来,说道。

    田城、杨钦等人心想庭夫人难怪这两天没有上山,原来是不会承受生离死别之际的痛苦。

    韩谦继续说道:

    “我离开之后,除了叙州值得信任的营指挥使、县尉、县丞以上的将吏,你们对外便说我要在山上苦读诗书,不再接见外客。倘若我不幸死于金陵,你们便放弃鸡鸣寨,将其还给辰州洗氏,你们以后守住叙州便可,断不要参与外界的任何是是非非。这样或能保这方山水的安宁,静待血腥乱世的结束。你们也要记得将织染、连炉炼铁等法,以我及我父亲的名义刊行匠书颁传于世,这大概恢复他老人家清誊的唯一办法了!”

    听韩谦这么说,田城、高绍、杨钦、冯缭也知道韩谦对此行也是完全没有把握,才有意提前安排后事。

    冯缭投效叙州,是掺杂极其复杂的心思,甚至可以说怀有想重振冯氏的坚韧野心,这一刻也是内心震憾。

    “请大人许我等追随左右。”田城、高绍他们是经受于离乱之苦,单膝跪下,要求追随韩谦去金陵。

    “此去金陵,凶险极大,九死一生,能有三五十人自愿随我前往便行,但叙州需要你们四人留下来,而且留下来也不见得担子会轻。”韩谦说道,虽然这话他是对田城、高绍、杨钦、冯缭四人所说,但他主要是要求田城、高绍留下来坐镇叙州。

    田城、高绍除了个人能力以及叙州军民之中的威信外,更主要的是这两人前半生都经历过离乱之苦,且在离乱之中能做到不放弃家人亲小,万一他在金陵遭遇不幸,也唯有田城、高绍才能较长时间贯彻他保叙州安宁、不争于世的遗志。

    换作杨钦、冯缭主政叙州,他倘若遭遇不幸,杨钦、冯缭短时间内会遵照到他的遗愿行事,但时间一长,很难说他们的心思不发生变化。

    “我随你去金陵。”奚荏说道。

    “庭儿还在生我的气,你留下来替我照顾好她。”韩谦说道。

    听韩谦这么说,奚荏美目噙着泪也不再坚持,但赵庭儿生韩谦的气,她能理解。

    是啊,韩谦明明可以笑看时局变化,他当初不是也跟王积雄说过“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这样的话吗?此时乱世纷离,人命如草芥,不管不顾丢下这么一摊子事,却跑去九死一生有如龙潭虎穴的金陵乃是九死一生,换了谁能不生气?

    她的肚子都快气炸了,但她要是不留下陪赵庭儿、照顾赵庭儿,赵庭儿心情郁积,于她、于她肚子里的胎儿都有害。

    真是气人啊!

    留下来真是一件更艰难的事情。

    韩谦看向施绩、魏常等决意返乡之人,问道:“你们返回金陵,是只想找到自己的父母家人,然后找个地方躲藏起来,等这乱世结束,还是愿意与我一起去做这个螳臂挡车的事情,为龙雀军将卒的数万家小,争一线生机?”

    “誓死追随大人,拼却性命,为龙雀军将卒数万家小争一线生机!”

    “誓死追随大人,拼却性命,为龙雀军将卒数万家小争一线生机!”

    “誓死追随大人,拼却性命,为龙雀军将卒数万家小争一线生机!”

    施绩、魏常等人振声说道,他们心头热血在涌动,恨不得拔出刀剑,将眼前一切乱世纷离都斩碎,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从此之后黎庶百姓都能安居乐业,不受离乱之苦。

    “好。我原本等着找三五十人自愿随我去金陵,此事宜速不宜迟,此时有施绩、魏常他们,我今夜就动身。刺史印,我暂时放高绍那里,诸事你们五人与洗寻樵商议。”韩谦将手掌心大小的刺史铜印从腰间摘下来,交给高绍代掌。

    “今夜就出发?”奚荏心旌震颤的问道,即便知道韩谦主意已定,但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动身。

    “金陵局势瞬息万变,我也是在等岳阳那边的反应再做最后的决定,这已经快耽搁十天了。”韩谦说道。

    “岳阳决意调李知诰出守鄂州,他派人到叙州问策,如何应之?”冯缭问道。

    “不见不答。”韩谦说道。

    他此去金陵,更多时候都要随机应变,很多事情都无法提前做预案,而此时杨元溥或许已经跟信昌侯府、郑家做出调李知诰分兵出守鄂州的决定,至少岳阳这边,有些事情他短时间内难以改变。

    同时也恰恰是岳阳的这个决定,有可能会导致金陵的攻防仗变得格外的血腥跟残酷,是他最终潜往金陵的一个关键原因。

    李知诰跟他的关系是要密切一些,但也不意味着李知诰会什么事情都会听从他的意见,韩谦也不想现在就跟李知诰互通声气。

    韩谦决定当夜就走,然后再让田城、高绍他们将整件事通传给州营营指挥使、州县主要辅职以上、明确是韩家嫡系的将吏,为他离开可能会发生的一切变故做好应急预案。

    为了不惊动更多人,韩谦下山时就换了便装,回到龙牙城,紧急将当时人在龙牙城的冯翊、陈济堂、赵启、周处、孔熙荣等人召集过来吩咐一些事情。

    其他人都各司其辞,追随赶往金陵的要求,都被韩谦拒绝,要求他们留在叙州。

    亲卫营大多数人还要留在龙牙城,赵无忌、孔熙荣等人带着少数精锐,与魏常、施绩等凑足五十人,第一批随韩谦东进。

    第一批人马扮成两艘普通商船的船工、水手、护卫,目标不能太大,才能瞒过沿线的驻军及各方势力耳目,及时赶到金陵。

    冯翊犹豫了好一会儿,咬牙说道:“我虽然不抵什么用,但也陪你走一遭!”

    “此行可真是九死一生。”韩谦说道。

    “你不要吓唬我,我话都说出口,要是收回来,还有脸在叙州混下去?”冯翊犹犹豫豫的神色挣扎好一会儿,到最后却变得豪气万丈的说道,“收编饥民组建龙雀军,我也出过一分力,现在也要将我那份责任给尽了,大不了人死鸟朝天,以命相谢。”

    “你们悄然准备,过会儿就直接出发去辰阳,”韩谦说道,每天都有商船从临江或黔阳发出,经辰阳北上,他们到辰阳截一两艘叙州发出的商船,差不多能节约近两天的时间,“我去跟庭儿说会儿话。”

    然而韩谦到后宅,赵庭儿却没有开门见他,只是隔着门扉说道:“你执意要去,我拦不住你,你心里要记得回来,倘若形势真无可挽回,千万要留一线,不让我跟怀中胎儿在叙州做孤儿寡母。”

    韩谦只能跟守在院子里的韩周氏以及赵庭儿的父亲赵老倌耸肩笑笑,便回到前院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