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七十三章 决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大雪纷纷而下,千余骑兵在青黑sè大氅内皆穿鳞甲,纵马驰骋,仿佛银红翻动的浪潮,在新年刚刚开始的元月初五这天的午后,从历阳城北门而出,从青苍山西段的新辟山径穿过,往北方原野逶迤而去。

    谁都知道韩谦平时都在历阳城内署理公务,在赵无忌兼领巢州刺史之后,韩东虎任都虞候的侍卫骑兵主力也随同韩谦驻扎在历阳城。

    即便蜀国向大楚称臣之后,往淮西输入的西藩战马不再受到之前的限制,但诸镇军都急需新编独立的骑兵营,因此侍卫骑兵都还保持两千四百余人的精锐骑兵编制。

    上千规模的侍卫骑兵出城,意味着要么是韩谦远行,要么是北面哪里有出现重大变故,需要侍卫骑兵第一时间赶去增援。

    历阳城保留下来,最初是历阳学堂用地,之后制置府的衙署以及诸将吏眷属、家小也都陆续迁到历阳城里定居。

    历阳城的居住人口到现在都还没有比较纯粹,但是年节刚过,城里就有这么大的动静,不意味着人心里不慌,也不知道当今兵荒马乱的世道又出了什么乱子。

    虽然历阳与金陵仅一江相隔,但历阳城里的住民,对时局世势的变迁要敏感多了。

    温博带着两名家兵午后从涟园回到宅子,都没有派人去通知,薛川、曹霸以及他侄子温渊以及他大哥温占玉都闻讯赶了过来。

    对温氏归附后,韩谦最基本的要求除了废除奴婢贱籍之外,就是析族析产。

    所谓析族析产,也就将传统的、以族主或家主作为大家主族产族务的宗族,拆分为一个个独立的家庭并均分族产,也就是要实质性的废除大家主及嫡长继承的旧制。

    如今温博与其兄温占玉也都算作两户,薛川、曹霸他们更是独立出去自立门户,但传统及习惯的力量还是强大,但凡有什么事情,薛川、曹霸等人也都是第一时间跑到温博的屋里商议来——对这种情况,韩谦也不会强人所难的胡乱禁止。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这大过年的,怎么一下子出动这么大规模的侍卫骑兵?”三十岁刚出头的曹霸,要比温渊、薛川更坐不住,推开门看到温博在院子里,就大声问道。

    薛川、曹霸两人皆是温家家兵子弟,追随温暮桥、温博在军中建立功勋,一度都升到都虞候一级的高位。

    罗山守军投降棠邑之后先编为右神武军,但从梁州返回棠邑之后,右神武军的兵卒暂时都解散遣返,与家小团聚,而基层武官则都到指定的中级学堂接受到脱盲及基础的军事知识培训,营指挥使以上的中高级武官则集结到历阳学堂军学院接受培训。

    除了温博直接以制置府行军司马兼领军学院副山长参谋军情司副都佥事外,薛川、曹霸、温渊等人都不可避免被塞入军学院接受严格的文化及军事知识培训。

    温渊、薛川两人还好一些,曹霸他识字有限,仅能勉强读懂极为简单的信函,突然间要他进行高强度的文化科目学习,早就积下一肚子怨气,整天抱怨是制置府这么做,是有意剥夺他们手里的兵权。

    温暮桥、温博多次训斥,还是压制不住曹霸的臭脾气,也令他们多少担心曹霸会祸从口出。

    “你们过来就好,你们即日就从军学院结业,年后不用再去军学院培训,作为侍从武官都随我去寿春!”温博说着话,又将家里所用不多的几名仆役、家丁喊过来,拿出一份名单,叫他们照名单前去通知人,天黑之前名单上的人要完成集结,然后出发去寿春。

    这份名单上,包括曹霸、薛川、温渊在内,都是右神武军目前被视为有潜力、还继续留在军学院培训的中高级武官,从营指挥到都虞候两级,总计有八十余人。

    当然,这次作为侍从武官受到征召的,还有从天平都等部选拔出来进军学院培训的中高级武官一百人。

    除此之外,韩谦还刚刚签发军令,要征召各地接受培训的基层武官约五百余人,与中高级受训武官编一支侍从武官骑兵队,要他们以最快的时间到寿春报道集结。

    这时候赶上年节,不要说主要在居地地就近接受培训的基层武官了,军学院也有大半的学员因为家小不在历阳,都告假离开历阳与家人团聚去了。

    却是右神武军的将官家小,主要归降后主要都在历阳、东湖定居,集结最为便利。

    “发生了什么回事?”

    家丁牵马出门通知其他人,归附棠邑后都颐养宅中或游历山水、不问世事的温暮桥,这时候也忍不住问道。

    不管特编侍卫武官骑兵队或是其他名义,韩谦将这么多正在受训的中高级及基层武官进行紧急征召,意味着他极可能要在寿春进行大规模的兵马扩编,而不是有什么事情从现有的兵马之中进行抽调。

    淮西的兵马规模进一步扩张,则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要不然韩谦何需做打草惊蛇却又虚耗钱粮的事情?

    温暮桥不知道年前一片平静祥和,有什么理由叫韩谦在这时候突然决定扩军,搞得大家连年都过不好?

    魏州叛军在荥阳掘堤溃水之事,韩谦也并没有要求严格保密,温博也就直言相告,只是叮属家里人及曹霸、薛川他们不要出去随意胡说。

    “梁师雄掘堤溃水,应该是阻挡梁军进攻荥阳,确保河洛东门户无忧,这事自有梁帝朱裕去头疼,棠邑需要这么大反应?”温占玉疑惑的问道。

    他们之前随徐明珍投附梁国,主要还是攀附强枝的心思,但对梁国及梁帝朱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此时直呼其名也没有什么障碍。

    不过,在他们的心目中,梁帝朱裕在当世绝对是强者级的存在,并不觉得梁师雄没有蒙兀人的相助,会是朱裕的对手。

    他们心里同时也极清楚,眼下河淮西翼战线,对未来中原战局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要是朱裕能抢先收复河洛,则将打通与关中的联络,但梁师雄能不能在蒙兀人的帮助,拖到王元逵、田卫业率先攻下雍州、华州,中原局势则将变

    得更加恶劣。

    在温占玉看来,梁师雄在荥阳掘堤溃水,是守军的一个战术动作,就像韩谦当年在乌金岭暗筑冰坝最后溃冲寿州军。

    即便朱裕那边能提前察觉到这一状况,后续也极有可能对梁军进攻荥阳城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很可能会拖慢梁军进攻河洛的步伐,使得关中局势越发的围困,但温占玉看来,韩谦对这一状况有所预料才是啊。

    就算没有蒙兀人相助,梁师雄也是梁国名将,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手段?

    “动不动就大惊小怪的,某些人是不是有言过其实了?”曹霸撇着嘴说道。

    虽然这些年他在棠邑军手里吃过很大的苦头,但感觉上都不如被送入军学院更令他感受折磨,只要有机会,曹霸还是忍不住会冷嘲热讽一番,温博也极为无奈。

    “侯爷是觉得这事还有什么异于寻常之处?”温暮桥蹙着眉头,开口问道。

    “侯爷担心魏州叛军的用心,不简单是掘堤溃冲荥阳附近的地区,只是工造司、工师院有关禹河(黄河)的水文资源太有限,有些事情还不能说死,”温博说道,“不过,侯爷已经先派霍肖骑快马赶往寿春见郭端铎,要郭端铎即刻派人去联络梁帝。倘若梁国工部主管河务的郎中官没有禹河荥州河段及鸿沟西侧具体的水文地理资料,则要两家立即派人潜入敌境进行实地测绘……”

    “没有这么严重吧?”听温博说及众人新年后第一天在未雨阁议事的推测,曹霸都有些被吓到了,咂着嘴说道。

    “现在必需要有第一手禹河荥阳段的水文数据才能做后续的判断,”温博说道,“倘若荥阳段的河床,已经悬出南岸,大堤一旦掘开,意味着禹河将彻底变道!而倘若蒙兀人或梁师雄最初的算计是迫使禹河改善,那即便河床没有悬出南岸,但只要积淤足够严重,他们也能在决口下方征用数以万计的民夫,堆土塞河,强迫禹河改道!”

    “侯爷是猜测蒙兀人要搞浮山堰!?”温渊惊问道。

    “浮山堰是什么东西?”曹霸问道。

    “你这个不学无术的蠢货,整天在课堂上都只知道睡觉,要是在侯爷面前,你问出这样的蠢话,侯爷直接将你的都虞侯将衔给捋掉,我都没脸替你求情。”温博哭笑不得说道。

    “你知道浮山堰到底是什么东西?”曹霸扯着温渊的衣襟问道。

    “年前侯爷亲自到军学院授课,提及几个大型土木工程在战事中的应用例子,浮山堰一事重点讲解过来,你当时可能躲在薛川身后睡着了。”温渊小声的说道。

    “温渊,你快去拿讲义给这憨货看,省得到寿春后给我丢人现眼。”温博气愤说道。

    “侯爷也都说过那是旅及镇军主将必需要学的科目,我只想着要能率领一两千兵马冲锋陷阵就满足了,需要学哪些作甚?”曹霸说道,“你们都这么严肃,不会是这鬼捞子浮土堰真的很厉害?”

    除了稍作收拾外,温博也要等第一批侍卫武官先进行集结,最快最快也要到天黑后才有可能出城赶往寿春,跟先行的韩谦等人会合。

    他暂时也没有事情做,便耐着性子跟曹霸讲解浮山堰是怎么回事。

    浮山堰的建造要追溯到四百多年前,当时的南朝梁武帝萧衍为了从北魏手里夺下战略要地寿阳(寿春),派人在寿阳下游临淮县境内的浮山筑拦河大坝,意图堵塞淮河,使淮河水倒灌寿阳城,迫使魏军撤出淮河南岸。

    当时南梁军征用军民二十万人,南起浮山北抵潼河山,从两端填筑土方,历时两年建成。

    浮山堰建成之初,对魏军的威胁确实是极大,蓄水不久,寿阳城就被大水围困,迫使魏军弃城退入北面的八公山,上游数百里内更是一片汪洋,但很可惜浮山堰仅存在四个月,就被大小冲毁。

    最终的结果并没能对魏军造成致命的威胁,反倒使当时的南梁军控制区域,受到大水溃冲之灾,军民死伤无数。

    “浮山堰不是没成吗?”曹霸说道。

    “浮山堰未成,但不意味着梁师雄在荥阳图谋不成,一切还是要具体的水文资料,这也是要你们这些高级将官到军学院受训的关键原因。”温博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们还不是开始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需要侯爷提醒?”曹霸嘀咕道。

    温博差点被这憨货气死掉,却又无法反驳他这浑话。

    “侯爷召集我们去寿春,是不是要准备出兵,联合梁军进攻荥阳?”曹霸想要有仗可打,骨髓子里都透着酥麻,比弄娘们都爽利。

    “不大可能。”温博摇了摇头,说道。

    虽然韩谦这么短的时间里也没有办法对后续的影响都推敲明白,但温博自有他的判断。

    梁师雄并非弱将,再多的兵力,也很难在禹河水势大涨之前产荥阳城攻下,更何况整件事又极可能是蒙兀人与魏州叛军联手为之,那填多少兵马进去,都有可能会受到重挫。

    温博也不跟薛川他解释太多,黑着脸要他们先认真思量这事对梁国西南部及淮西北部可能会有直接影响。

    地理、算学、工造等科目是中高级武官进入军学院培训必修,薛川、温渊二人学得颇为认真。

    在温博点破禹河积淤严重,河床有悬出南岸平地的可能之后,后续的影响也能进行相应的推演。

    禹河(黄河)一旦彻底往南改道,鸿沟、沙颍河沿岸地区受灾会有多严重,这个并不难想象,但除了中原战局将变得更恶劣以及更混乱外,淮西也将不避免的会受到直接的深远影响。

    这主要也是受颍河口位于寿春以西的地理位置所决定。

    寿春北部的硖石口都不到七十丈宽,这种极特殊的地形,在夏秋雨季时已严重影响到淮河上游来水的倾泄,十年里却有七八年会在硖石口以西的淮河两岸形成大片的滞洪区。

    过去十多年间,徐明珍任寿州节度使时,在八公里及寿春城以西的淮河南岸组织军民修造大堤,差不多将滞洪区都限制

    在北岸的颍州境内。

    倘若禹河夺贾鲁河、沙颍河改道在夏季之前成为事实,这意味着硖石口上游,在容纳禹河来水后,水势规模将扩大三到五倍。

    这已经不是北岸滞洪区会扩大多少的问题,同时还直接涉及到南岸的大堤能不能承受住这么大水势的冲击。

    一旦南岸大堤没能撑住,这意味着寿州境内在这个夏季也会变成一片汪洋。

    有提前防备,人马的损失会极有限,但寿州境内的安置计划、五六十万亩耕地被淹没,年后就计划要在龙池山着手实施的堰湖工程、北淝水河疏浚工事以及后续将寿春打造为淮西北部重镇的一系列事宜都会随之被耽误下来,钱粮上的损失将极其的惨重,都有可能打断棠邑现有的建设及发展节奏。

    也许淮西的损失还是有限的,禹河改道对河淮梁军目前的控制区域影响更为严重、惨烈,从而牵涉到河淮局势往更复杂、更混乱的方向转变,甚至梁帝朱裕没能在许汝等地撑住,至使蒙兀骑兵饮马淮河北岸,对淮西及中原战局的负面影响,则更将令人害怕。

    温博集结一部分侍卫武官从历阳骑马出发,年初七午前赶到寿春城。

    沙颍河目前乃是河淮梁军的生命线,棠邑增援河淮梁军的物资以及旱情严重的许汝颍陈等州,主要粮田都分布于沙颍河两岸,梁国工部侍郎周道元年底就到颍州视察颍水河务,在接到郭端铎从寿春送出的消息时,周道元他还没有离开颍州。

    接到消息后,周道元一边派人快马驰往新郑禀报梁帝朱裕,他本人则直接赶到寿春,来与韩谦见面。

    梁帝朱裕极重视禹河水道的治理,登基之后,便专门在工部设立河务司,也很巧,河朔惊变之前,梁国工部刚刚组织人手,对禹河中上游的河道水文情况进行勘测,因而有韩谦所急需的最新数据。

    荥阳河段,由于地势特殊,水情极为复杂,河道积淤情况有轻有重,周道元作为梁帝最为器重的工部大臣,他都不需要从汴京调资料,就对各种数据也都了熟于心。

    在棠邑传来消息之前,梁帝朱裕也刚好派人过来,要召他赶回新郑,便是要他评估荥阳掘堤可能会产生的影响。

    叛军选择的掘堤口,确实是积淤最严重的河段,河床即便没有悬出地面,也差不了几许。

    而倘若如韩谦所料,这一切是梁师雄与蒙兀人精密计算的谋略,只需要征用三四万军民,在稍下游位置相对容易的筑一道拦水土堰,就极可能成功迫使禹河之水从贾鲁河、沙颍河南下夺淮入海……

    确认这一信息后,韩谦便下令将第二镇军主要兵马往寿春集结,下令右神武军归家省新的兵卒,都到寿春集结编训,同时还对濠巢寿霍四州颁布军令各征募青壮民夫一万人集结寿春。

    数日后,梁帝朱裕从新郑传来消息,确认蒙兀人在魏州叛军掘堤处下游的赵塘堤南北两岸各增设一座大营。

    武陟县境内的赵塘堤,位于贾鲁河接禹河大闸的西侧,河床积淤更为严重,也是在决堤口下游修筑拦河大坝的绝佳地点。

    目前禹河还冰封着,差不多还有一个半月左右的冰封期,冰层之下的流水也是极浅,虽然暂时看不到魏州叛军与蒙兀人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但整个计划既然确定是魏州叛军与蒙兀人联手进行,他们这时候仓促发兵强攻荥阳城也不现实,往最坏处预测局势的发展怎么都不为过。

    照梁帝朱裕的要求,韩谦即刻从寿春发出十二万石糙米、三千石盐、三万担精铁以及五千具铠甲、两千具精钢大弩、两百具床子弩及一万捆铁箭等物资,提前赶在河淮回暖冰融之前,由河淮梁军控制的州县组织人手走陆路运往许州,为免以后大水冲泄下来,运力会跟不上。

    元月二十日,寿州除了第二镇军一万精锐、水军两千将卒、侍卫骑兵一千人马在寿春完成集结外,新编右神武军放了近半年省亲团圆假的一万两千将卒,以及从外围州征调四万青壮民夫以及从霍邱、寿春、凤台三县征调的两万青壮男丁,都以难以想象的高效率,在寿州完成集结。

    韩谦元月二十一日就签署军令,正式在棠邑制置府在第一、第二、第三镇军及棠邑水军、侍卫骑兵都之外,新增第四镇军,任命温博为都指挥使、谭育良为副都指挥使。

    第四镇军组建之日,诸将卒并没有第一时间发放兵甲战械,而是直接发放大量的铁锹、挑担,临时征募的六万青壮民夫也都暂时编入第四镇军。

    第四镇军当前的任务,第一就是抢在五月之前,极尽能力对八公山以西的淮河南岸大堤进行加固。

    季希尧及工师院专门研究水利河务的工官、工师,在之前半个月时间内,对寿春城周边的地形地势进行新的紧急绘测。

    在得到第一手的数据之后,韩谦决定将北淝水河下游、位于寿春城以东的瓦埠荡及外围总面积达三四千平方里的地势浅洼区域划为特定的蓄洪区,将这个区域里不多的民户人丁都迁出来安置。

    不过,滞洪区在寿春城的西侧,今年可能往西延伸到霍邱境内,但瓦埠荡却在寿春城的东侧,在这两个区域间开挖一条深三四米深、宽二三百米、长达五十里的行洪大河,根本不可能是五六万民夫能在三四个月内所完成的任务。

    那就只能在寿春城西大堤与瓦埠荡之间,划出一条相对开阔、地势较低的行洪带来。

    目前要做的,除了要在行洪带的两侧修造浅堤,保护后方的灌溉区及寿春城,更主要的还是要将行洪带上、不利洪水快速泄走的地形障碍都挖通。

    这样就能保证一旦寿春、霍邱之间形成大面积的滞洪,也能在最快的时间内,通过行洪带将洪水导往瓦埠荡,从而达到大幅减轻对农耕的影响。

    龙池山堰湖也需要照原计划进行修造,但会在龙池山堰湖与北淝水河之间需要紧急新开挖一条渠道,以便能在雨季来临之前,将龙池山一带的溪水导往北淝水河,消除从侧后冲击南岸大堤的可能。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