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4章 差点掐死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蠢货,不过是一条蛇而已,她当他怕?

    那么一条蛇就要逼得他的侍女去死,当他这个主子是摆饰?

    他明明命令她抓紧,她竟敢不听,找死。

    沉煞很愤怒。

    失重地急速坠落的感觉并不好,何况是知道自己正朝万丈深渊坠下,会摔得面目全非。但是被这样一个男人紧搂着,楼柒心里竟然平生第一次生出一种安全感。

    她不由得讥笑自己,明明即将要死了,还安全个屁。

    突然,她察觉到沉煞全身紧绷,竟然是搂着她在半空中强扭了一下,他在下,她趴在他怀里。

    “砰!”

    两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楼柒被摔得两眼昏花,鼻子还撞到了他的胸膛。她晃了晃脑袋,突然清醒过来,意识到不对。万丈深渊,不可能就这样到底了啊!万丈深渊,真的摔到底下,她早就脑浆都迸出来了,哪里有可能只是两眼昏花?

    咦?咦?他们竟然逃过一死!苍天啊,那样掉下来,竟然还能逃过一死?他们没事?

    楼柒顿时狂喜起来,眼里透出了晶亮的光,眉开眼笑地就要大叫几声来表达自己的这种死里逃生的喜悦。

    “给我滚起来。”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她低头对上沉煞的黑眸,立即从他胸膛上爬了起来。这一位刚才可是把自己当成了她的肉垫……

    这种主子真好啊,对侍女没话说,没话说。

    她伸出手去,有点狗腿地道:“主子,我拉你起来。”

    某人无视她的爪子,一跃而起,突然眼神一变,狠厉地盯着她,钢铁般的五指一下子捏住了她纤细的脖子,用力。

    “这么想死,要不要本帝君成全你?”

    楼柒被他掐得透不过去,顷刻小脸就憋得通红,快要窒息。

    他冰冷的眼眸里透出的是无尽的黑暗,那里面盛着满溢的愤怒,几乎扑天盖地要将她淹没。可是他到底在怒什么?她识相地没有拖累他,松开手让他去杀蛇,他不该感谢她的大义和牺牲精神吗?他跟着跳下来,可不是她强迫的啊,是他自己疯了!难不成,她还得为他的疯病负责!

    她真的快被掐死了……

    她收回刚才的评价,这哪里是对侍女好得没话说的好主子?分明还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大杀器!透不过气了……她死死地瞪着他,这一次要是死了,她祈祷自己变成鬼回来找他报仇!

    见她快要受不了,沉煞五指一松,冰冷地道:“再有下次试试。”

    楼柒身体一软,捂住脖子就咳了起来。不用照镜子,她就知道自己的喉咙处肯定有了几个紫红手印,以他刚才的力道,是真的想要掐死她。

    而她也在刚才生死攸关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让她抓紧,而她擅自作主松开了手。这是一个容不下一丝一毫背叛和反抗的男人,在他身边,要以他为天,尊他的话为命。他不需要半点自以为是地对他好,一切要唯他是从。否则,杀。

    好生霸道,好生狂妄。

    沉煞正冷漠地看着石壁,楼柒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惹上了这样的霸君,也不知道到时她要离开有多难。可是她一定要离开,她才不会做任何人的侍女,而且沉煞是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大杀器,万一哪天惹怒了他,她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心里暗暗下了决定,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反正现在还不能离开。楼柒暂时压下这心思,观察起所处的环境来。

    这么一打量,她讶然地发现,这是自崖壁中延伸出来的一块悬空的崖石,石头很大,表面平坦,宽约三米,长约两米,可能是因为下雨从崖上冲刷下来的泥土年长月久地堆积起厚厚一层,从未有人踩踏过,所以长了密密厚厚的一层青草。正是因为这厚厚的泥土和厚厚的青草,才让他们从那么高处摔下来还能无恙。

    真是福大命大,谁会料到从那里摔下来正好是这么一块伸出来的石台托住了他们?

    “主子!”

    头上风声乍响,楼柒脸色微变,立即就往后贴墙站立,砰砰两声,鹰和侍卫一前一后也摔了下来。

    楼柒看着他们呆了片刻一跃而起,不由得撇了撇嘴。沉大杀器的属下倒是很忠心,这是跳下来给他陪葬吗?

    “咦?竟然没事!没死!主子,太好了!”本来以为必死无疑,是跳下来为主子殉葬的鹰一跳起来就看到了好好地站在一旁的沉煞,当下大喜,但是目光在扫到楼柒时,忍不住就怒了。“你这……”

    “你要打架?”

    楼柒被他那凶猛的模样激得迅速摆出对战姿态,但是手肘却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石壁。

    只听得一声吱吖闷响,背后的石壁突然打开了,露出一个黑暗的洞口,有阴凉的风从里面吹了出来。

    一直在观察着石壁的沉煞见状一眼扫了过来,看了看她刚才手肘撞到的位置,眸子里不由得也闪过一丝讶然。

    他本来就觉得这石壁有所不对,但找半天没找着痕迹,却被她手肘无意一碰就打开了。这女人算是运气吗?

    而本来真的想打楼柒一顿的鹰也被那突然出现的洞口吸引,快速地走了过去,“主子,属下先进去一探!”

    在这深渊崖壁中,竟然有这么一处机关洞(穴),自然要小心为上。但是现在他们上不能上,下不能下,也只能把希望放在这个洞里,希望这是一条生路。只是可惜了,他们不能找到迷之花。

    沉煞瞥向楼柒,“过来。”

    楼柒暗暗咬牙。这大杀器刚刚才差点掐死她,现在又跟唤小狗一般唤她,真当她没脾性的?

    一边腹诽着,她还是没有立场地一边向他走了过去。

    待她走到他身边,他当先微一低头就朝洞里走去。“跟上。”

    楼柒知道这两个字是说给她听的,当下不敢迟疑地跟了上去。

    “走。”鹰皱了皱眉,也跟了进去。主子之所以这么容忍楼柒,一定是因为她体质特殊,可以为主子止疼。迷之花未能找到,主子解毒之日遥遥无期,每月十五都要经受那样的痛楚,楼柒的确重要。

    如此,他也该放下成见,好好保护她。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