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76章 来龙去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这两人的话截然相反,到底是谁在撒谎,怀着对治愈叶小晴的希望,我问道:“那请问,你到底是不是冥主居士?”

    恰在这时!

    空旷优雅的古琴之声传了来,是刚才那位女子在抚琴。可随之响起的还有编钟敲响的声音,这,这怎么回事,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演奏两样乐器。

    难道里面还有人?

    对面的男子眼中流露出了哀伤之sè,他道:“姬妃又在演奏了,每一次有访客来,她总会演奏一曲,可她却不知道,她的乐声一起必定有人要死。”

    我听了心猛的一沉,道:“你的意思是我会死?”

    他点了点头道:“对!”

    我很不解的道:“为什么?你们不欢迎我的到来,大可以把我赶走,为什么一定要害我害我身边的人。”

    他道:“不,我们很欢迎。只是......”风中伴随着锁链的声音传来,他大惊的道:“快,跟我来。”说着就往远端月下的阁楼跑去。

    就在月下夜空一道一道人影接着锁链钩在崖壁上,锁链一甩,在天际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向着乐坊的上空迎风飘飞而来,黑影一闪的又消失了踪迹,再看见时。他们已经在乐坊的竹林上了,连罩雪白的面具,手握一把凶刀,随即暗影闪闪,四面八方一道紧接着一道的落下来。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我慌忙跟上那男子。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他面sè阴沉的道:“是杀手!”

    里面的乐声依旧没有停,古琴之声却越加的高亢起来,虽然我听不懂,但却能感受到其中表达出来的意境之中,仿佛置身于古战场之中,而那些杀手已经追了上来,大喝:“太子无,以下犯上,祸乱宫闱,杀。”手中的凶刀劈了下来。

    锵!

    男子拔出了腰间的配剑,身形一矮,随即一旋,手中长剑,带着风声啸叫轻鸣,一道鲜血飙射而出。只见冲在最前面的杀手脸面被斩开,面具脱落,露出真容,脸sè一道斜挂整张脸的血痕,眼睛瞪得几乎要掉出去,身躯直挺挺的往前倒去。

    好快的剑!

    我只看到一道剑光,这男子绝对是一等一的剑客,而且,刚才杀手叫他太子无,应该是古时候的某国的皇族,那时候剑更多的是装饰,一种象征君子的装饰,而拿着刀的都是侩子手。而那时候从不提刀客,只说剑客,一把名剑都有一个传奇的故事。

    只见他身形折线三闪带起一片寒光,剑尖由下而上。三道人影同时飙出鲜血,软倒在地,他冲进人群之中,人影闪烁,剑光咋现,而我看得目瞪口呆,好快的剑,他的速度不下于鬼王,而他的剑法更是让人胆寒:“快,快进阁楼。”

    再看这些杀手,也断然不是抑郁之辈,他们的速度完全不下于我,而且手中还有凶刀,我自问对上其中一人都很吃力,更何况是这么多人,没有再犹豫,一下子冲进了阁楼,可我一踏进阁楼,阁楼内就传来噔噔作响的机关声,两道门

    缓缓合拢:“快啊,门要关上了。”

    太子无掐在最后一刻,身形一闪的冲了进来,而门也嘣的一声巨响重重的关闭。

    他道:“上楼。”

    一马当先的往楼上走,我紧跟而上,一直上到了楼阁的顶端,他推开了一扇窗户,远端的乐声清晰的传来,他有些失神。

    我担忧的问道:“他们不会去为难她吗?”

    太子无摇头答道:“不会,他们的目的是杀我?”

    夜sè变的凄美,乐声也变得哀伤。

    我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他道:“我原本是韩国太子,我还有一位兄长叫太子廖,兄弟俩兄友弟恭引为佳话。有一日太子廖跟我说,皇宫来了一位新的歌姬邀我去欣赏,我素来喜好乐曲就去了,第一眼看到她只是觉的她的琴声优美,可接下来的日子太子廖每天都带着我去,渐渐的,我从痴迷于她的歌舞琴声到爱上了她这个人。”

    他痛苦的笑了起来:“可是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太子廖告诉我,这位不是歌姬,而是父王新纳的妃子。”

    我闻言一愣,好毒的计谋。

    他道:“什么兄友弟恭,全是骗人的,在王储面前哪有兄弟情义,事情被父王知道了,而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姬妃,带着她远走天涯,父王下了通缉令,不久后太子廖发动宫廷兵变,他杀了父王,继承了王位,我觉得是我害死了父王,悲恨交加,为行孝道我回宫奔丧被擒。”

    我问道:“后来呢?”

    他摇了摇头,好像后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却又说道:“太子廖跟我是一对双胞胎,我俩长的一模一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我道:“连姬妃也分不清吗?”

    他痛苦的牙打颤道:“分不清,她嫁给了太子廖,却又杀死了太子廖,她分不清她嫁的到底是太子廖还是太子无。”

    我道:“那你到底是太子廖,还是太子无?”

    他道:“太子无!”可他顿了一下又改口道:“太子廖。”说完他就没有再说话了,目光痴痴的望着那乐声传来的地方,而那些杀手不知去了哪里。

    我抓了抓眉毛,连他都分不清自己是谁?还是他分的清,可他既想做太子无又想做太子廖。

    我道:“那请问,你是冥主居士吗?”

    他点了点头。

    我大喜道:“我的妻子中了壁虎荼毒,你能救他吗?”

    他道:“你出不去,外面全都是杀手。”闻声望去,随风晃动的竹林里面有暗影闪动,他道:“杀手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罢休的。”

    杀手初略估计有二三百余人,围布在阁楼四周,而其中每一个人的实力都跟我相当,甚至在我之上,而这些杀手的首领还没露面,一定是一个极强,甚至比太子无更强的人,就像太子无说的,杀手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派出一群杀不死目标的杀手那有什么意义,所以杀手的首领可能比太子无更强。

    难怪进入乐坊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这可怎么办?

    太子无听着窗外传来的乐声有些失神,眼中包含着无尽的痛苦。

    我问道:“你为什么叫冥主居士?”这个名字实在太嚣张了,作为一个阴司,我的心里也是很不爽,自称是你的主子,谁听了都会不爽的。

    太子无回过神道:“是一只乌鸦,它带着我来到了这里,当时,这里的主人自号冥主,我留在这里后就继承了他的称号。”

    我问道:“那这里原来的主人呢?”

    太子无摇了摇头,他好像并不愿意多谈,更想静静的听着久违的乐声。

    而我则完全没有这个雅兴,我得尽快想办法出去。

    叶小晴还等着我呢。

    仔细打量起这间阁楼,发现墙壁上都是壁画,画满了乌鸦,每一只都栩栩如生,而且每一只神态都不同,乌鸦的眼神很可怕,顿时毛骨悚然,寒意从心头冒了出去,慌忙移开了目光,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害怕之余又感觉亲切,毕竟我是阴司无常,我俩都代表着死亡的迫近。

    不过,乌鸦好像比我更加的不吉利。

    我顶多克死亲人好友,乌鸦是见谁害谁。

    在壁画的左下角还有一段细小的文字,可恨,又是古文字,我根本看不懂,这个时候琴音渐落,几个余音缭绕后,乐声彻底的停了,太子无唏嘘的叹了口气,很失落的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听到姬妃抚琴了。”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