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77章 冥主留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曾经生死相许的两人个人,如今却被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阻隔,只能望楼兴叹,徒增伤悲罢了。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二千年了。

    以后还会持续下去。

    他问道:“你在看什么?”

    我正在强行记忆墙壁上面刻着的古文字,隐隐觉的这一段话应该是有深意的。或许是破解太子无跟姬妃情局的关键:“我在想这上面写的什么?”

    太子无哑然笑道:“你何不问我?”是了,他一定认识墙壁上的字。

    我问道:“这上面写着什么?”

    太子无来到了墙壁字迹前,暗淡的目光流露出一丝光彩来,道:“上面写着,授符黄石老,学剑白猿翁。”

    闻言一惊,这话很浅显,一听就懂。

    提到两样东西,一样就是黄符,另外一样就是剑,还提到两个人一个是黄石,一个是白猿。

    黄石我是知道的,课本上就讲过一个故事。是关于黄石老人跟兴汉五百年的张良张子房,张良替黄石老人捡了鞋子,黄石老人就把黄石天书传给了张良,张良从此就妖孽了起来。

    至于白猿则没听说过,应该是剑道高手吧。

    我问道:“这字是你写的吗?”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他摇了摇头道:“在我来到这里时,这字就已经在这里了。”

    我道:“你说的只是一句话,上面还写了什么。”这么一大篇幅。不可能就只有一句话。

    他道:“上面还说,在这画图中的漫天乌鸦里,藏着一个秘密,只要能解开这个秘密,授符黄石老。学剑白猿翁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

    闻言心中一喜道:“真的!”可随即心中则泛起了忧愁,高兴的太早了,太子无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有参悟出这个秘密,我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发现。

    没想到太子无则道:“谁说我没发现其中的秘密的?”

    我惊愕的道:“你发现了?”

    他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你觉的我的剑法如何?”

    回想他刚才挥剑击杀的一幕,肉眼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更可怕的是,剑招极其狠辣,全都是一击致命。

    我由衷的赞道:“强,很强!”

    他戚戚一笑,满脸苦涩:“要是当日回宫,我有现在这般的剑术,又怎么会失手被擒呢。”

    我不由的瞪起眼道:“你的剑术是来了这里才会的。”

    他道:“以前,我只是一个痴迷声乐的闲散人罢了。”

    我听的心嘣嘣的跳动了起来。

    剑术我完全没有基础,但我是一个阴阳师。授符黄石老,这符字是不是代表着阴阳术,在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中有提及过阴阳家,那时候带兵打仗的叫兵家,学习法律的就叫法家,学道的就叫道家,我估计阴阳家也就是学习阴阳术的所谓的阴阳家应该就是现在的阴阳师,只是称号不同。

    我略显激动的道:“先生既然解开了谜团,可否把黄石老传授下来的绝学传高我。”

    说完一脸期盼的望着天子无。

    没想到他摇了摇头。

    见他摇头我期盼的心一下子就跌落下去,失望的道:“你不愿意么?”

    太子无道:“不是我不愿意,我解开谜团后并没有遇到黄石老人,我见到的是白猿公,而我所学的也只是剑法而已。”

    学剑!学剑也一样,要是也能学会他这样的剑术,何愁杀不出去,不过。他现在的实力恐怕也是修炼了很久的吧,不管怎么样,这是我的机会:“先生可愿教我。”

    他道:“你想学?”

    我重重的点了下头,不仅想学,而且还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

    他望着我,眼眸闪着疑惑,道:“剑术如此无聊,你怎么会感兴趣,不过,你既然想学,我就教授与你吧,只是不知道这算不算违背留下此迷局的先辈的意愿。”

    望着墙壁上的漫天乌鸦,心想,既然先人留下这个迷局,无非也是要把东西传下去,要是往常我也愿意凭我自己的本事解开谜团,但现在却容不得我,必须得快点出去。

    他道:“阴阳生万物,所有的植物都崇拜太阳,大树的年轮,花草的朝向,而所有的动物都追随月亮,月下狼嚎,金鱼逆游,只有猿不同,虽然猿也是动物,但他的眼睛却不惧阳光,外阴内阳,白猿公的剑术正是如此,阴阳融合。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

    白猿公的剑击之道是一种以刺杀为目的的刺杀术,快如闪电。

    但想要做到必须阴阳融合。

    别人可能办不到,而我则是一位阴阳师,对阴阳原本的理解就比剑客要深刻的多,肉身属阳,无常真身属阴,以前做不到阴阳融合是阴司真身没有觉醒,但有了这套剑法却正是阴阳融合的办法。而真正的冥主留下这个迷局把授符黄石老,学剑白猿翁放在一起恐怕也不是巧合。

    太子无反手握剑,气势骤然一变。

    没剑时他像一位乐师,而有剑在手则就是一位剑客,布形候气,与神俱往。

    强大的剑势牵引着他也追形逐影,留下的只有剑光。

    我从完全看不见,到渐渐看到了他的影子,只见他衣襟飞扬,剑光游走,纵横逆顺,直复不闻,但我感觉他的剑法虽然厉害,但少了一种力量支撑,应该跟前面那一句授符黄石老有关,这不应该是一门单纯的剑术,而是一门以剑为基础的阴阳术。

    只是可惜,太子无不通阴阳只看到了剑术,却没有看到阴阳术。

    剑势收尽,负剑背后。

    他问道:“你看清楚了吗?”

    我显露出无常真身,用焋鬼术加持,持剑练了起来,等我剑成时刻,就是我无常真身跟肉身阴阳相容之时,阴阳相容之时也就是我无常真身跟肉身阴阳相容之时。

    舞动剑法,剑招的威力率先跟阴司真身融合,脑海间,闪现出那只停在屋顶上的乌鸦直勾勾盯着我叫的画面,隐隐存在某一种契合,随着剑招跟阴司真身的融合,剑上就有莫名的多了一股诡异的牵引力,接下来,我几乎是在牵引力下舞剑,剑越来越快,身形也随时越来越模糊不清。

    太子无在旁看得目瞪口呆。

    紧接着出现了奇诡的一幕,剑上散发着腾腾的黑气,就像墨汁般浓厚。

    这是他也不曾发生的。

    我有一种感觉,这套寄托于剑击的阴阳术应该是这个乐坊的前任主人故意留下的,而那位主人自号冥主有可能真的是冥界之主,只是不是当今的冥王,是在她之前的一位,或者十几位。但是冥王的可能性极大。

    这只是我的猜测,可我觉得可能性很大,这套剑法竟然跟阴司如此的契合,这绝不是偶然。

    剑法跟无常真身的融合,简直可以说是一撮而就。

    转而收敛无常真身,用普通的肉身来练,就显得苦涩了起来,甚至连招式都想不起来,一招一式都是十足的门外汉。

    不过我心中却一点都不气馁。

    肉身练成这套剑法,就能以剑法为媒介,让肉身跟阴司融合,那样我的实力就能得到一个质的飞越。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太子无望向窗外的夜空,明月早已经不见了踪迹,天际灰蒙蒙的竟然有点发亮,他惊道:“遭了,天要亮了。”

    我心中疑窦,天亮就天亮呗,为什么脸sè大变呢。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