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九章 侯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青青收拾一下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只是两条腿走起路来还是很不自然,想起昨晚睿冷天对自己做出的种种事情,逼着自己说出那些羞人的话,脸就情不自禁地红了起来。来到自己办公桌坐下,看着桌上的文件,堆得跟小山似的。青青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去想那些事情。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进入到工作状态。

    睿冷天坐在办公室软椅上,转动手中的钢笔,一想到青青昨晚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就觉得满足,心情舒畅。

    一位穿着哈伦式的九分黑色休闲裤,上身着白色雪纺纱衣,脸上一双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的美女走向前台询问着:“请问睿冷天在吗?”前台小姐看着面前的人儿定是非富即贵之人,但是想要见总裁,还是得要按程序来。前台小姐礼貌的询问着:“小姐,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美女依然微笑着说:“没有。”前台小姐公式化的说:“小姐请稍等一会儿,我向总裁打个电话。”“可以,对了,我叫侯雅。”

    前台小姐挂上电话,鞠躬表示道歉:“小姐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总裁请您上去。”美女走进电梯按到顶楼。来到挂有总裁办公室的门牌前敲门,里面传来铿锵醇厚的男声:“请进!”美女走到睿冷天的办公桌前,见到自己来了,睿冷天还是在埋头工作,美女不禁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满不在乎地调侃着:“睿总裁可真是个大忙人啊,看来官大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啊。”

    睿冷天这才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美女,睿冷天还算给面子的打着招呼,因为在他眼中,这个女人还算是聪明的,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原来是侯小姐啊,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睿冷天把身体抛进柔软的椅子里,手示意着美女坐下。

    侯雅,侯厅长的独生女儿,一直被家里宝贝着。

    “瞧睿少这话说的,作为朋友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吗?对了,好久没有去拜访伯父伯母了,不知二老最近身体如何?”

    “他们都挺好的,身体还算健朗。”

    “不知方不方便去拜访两位,因为好久没见了,还真是挺想他们的。”

    “当然可以。”

    “好,那就明晚吧。我来公司等你一起去。”

    第二天,侯雅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来到公司大厅前等睿冷天。在助理的提醒下,睿冷天才知道今晚要跟侯雅一起回去吃饭。睿冷天穿上西装,扣好扣子,走进电梯,按下一楼。因为公司职员都走的差不多了,所以电梯下的很快。电梯门打开时,跟返回来的青青撞在了一起。青青感觉撞在了一堵墙上,摸了摸自己被撞疼的鼻子。心里嘀咕着: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青青手还摸着鼻子抬起头一看,原来是他。见到他就会想起昨晚的种种,脸情不自禁地又红了起来。

    青青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个小丑,而他永远是那个绅士风度的谦谦君子。睿冷天拉着青青就往外走,青青挣扎着,拍打着他的手,没好气的喊着:“喂,你要带我去哪儿啊?”睿冷天突然不走了,只是看着他,但是仍然没有松开她的手。青青看着睿冷天这样看着自己,倒觉得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事情。

    “只是带你去吃顿饭而已,不要想太多。”然后拉着青青的手继续向前走。青青还在思考着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不要想太多,想太多什么,难道是床上的那些事?这……这……这怎么可以这样。青青看着睿冷天的侧面,一想到他刚才说的话,脸就红的不行了。明明是他自己想得太多,还偏要说是别人想多了。

    侯雅看着睿冷天出来了,高兴地迎了上去,“冷天,你终于出来了,看来还是你的工作比较重要啊。”睿冷天没有答话,而是拉着青青又招呼着侯雅说:“走吧”。

    侯雅这才注意到睿冷天身旁的青青,青青礼貌性地向她微笑着,白芷清晰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涂着火红色口红的嘴唇,看起来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但是青青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微微的敌意。青青很理解,男人永远是女人之间战争的导火点。

    侯雅望着睿冷天,温柔地问:“冷天,怎么,不介绍一下你身边的女伴吗?”睿冷天看了看侯雅,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青青。“这位是我女朋友。”

    侯雅身体猛的一阵,向后倾斜了一点,听到睿冷天这么说,青青同样是很震惊。没想到睿冷天会这样说。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很僵。睿冷天拉着青青走向车里,后面的侯雅虽说表情尴尬但也还要跟上,因为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睿冷天是自己一直心仪的结婚对象,他只能是自己的,跟在他身边的女人也只能是自己。青青本想坐到后座去的,可是睿冷天硬是要让她坐到前面。青青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到,坐在后座的美女一直盯着自己看。从那愤恨的眼神中青青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危险啊。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青青现在已经下到二十二层地狱了,还被铁链子锁住的那种。

    青青如坐针毡地期望着可以快点到达目的地,想要远离这快要吃人的氛围里。车子终于停了,青青的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但是从车窗向外看时,心情又不好了。原来睿冷天是带自己来睿宅的啊。

    后座的侯雅最先下来,在车门口等着睿冷天。睿冷天一下车,侯雅就挽上睿冷天的胳膊,亲昵地说着悄悄话。青青也不在乎,只要能让自己安静一会儿就行。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不是想安静就能安静的下来的。

    看到睿冷天挽着一个美女走进来,白芬芳最先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儿子,拉着睿冷天坐在沙发上,脸上开心的笑容越来越大。“今天怎么有空回来看妈了啊?以前让你回来一次就跟八年抗战似的,还真难请呢。”

    青青跟在后面,看着两人聊的热火朝天的,就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先休息休息再说。

    看样子睿冷天也不是那种能说甜蜜话的人,对白芬芳也是公式化的口吻:“最近公司的事物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回来看看你。爸呢,怎么没看见?”“你爸跟他的那群朋友出去转转了,应该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侯雅看到母子俩聊的差不多了,自己才去搭话:“伯母,早就听外界说您美如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这次还真是亲眼所见呢,要不然我都不相信您有这么年轻呢。”白芬芳一听有人夸自己年轻,那得意的神情就充分地展露出来。

    白芬芳笑脸盈盈地问着:“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千金啊?”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