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6章 玄天冥,给我扇蚊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玄天冥的问题把凤羽珩给问住了。

    她跟谁学的?她跟二十一世纪陆战部队的军官学的。

    可这话能说吗?

    显然不能。

    “那个……”她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画圈圈,“我自己琢磨的。”

    “凤羽珩你本事挺大,胆子也不小啊?”

    “……大山里跟一位隐世高人学的,恩,就是给我那些奇奇怪怪的药啊还有行医工具的那个波斯奇人。”她找到根儿了,“你也知道的,那个奇人的东西都很奇怪。”

    这一点玄天冥到是同意的,而且即便他想反驳也无处反驳去。

    他早在回京当日就让白泽查过这个丫头,得出来的结果就是三年之前她从出生一直到九岁的经历,后面的三年是一片空白。

    她生活在西北大山的一个小村子里,每日进山采药,遇到什么人经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

    玄天冥突然就有些后悔,下意识地就开了口:“其实你在西北的时候,我也正在那边打仗。如果我能早一点进到那片山林,是不是就能早一日见到你?”

    凤羽珩摇头,“就只有在那一天,你才能见到我,这就是命。”

    他自动将她的意识理解为“这是命运的安排”,却不知她的意思是:就算你早一天见到我,那个也并不是我。

    “对了。”他想起正事,“阎王殿那群杀手背后的雇主已经查到,是沈家三老爷沈万良。凤家的大小姐与沈万良接触频繁,她应该是知道这一系列计划,并为沈万良做了接应。”

    凤羽珩点头,“我也想到了,我娘亲身边的孙嬷嬷有问题,我让班走连夜去查,查出孙嬷嬷唯一的孙女是那沈万良的第九房小妾。”

    “你万事要小心。”他并不认为凤家人有能伤到凤羽珩的本事,但若对她身边人下手,却是触不及防的。“我今晚不走,守着你,一直到你明天回京城。”

    她仰起头,望着他面具下面深邃的眸子,在这样的山顶坐着,就好像当初在西北的大山里,她与他等着白泽送那老大夫出山,两人也是坐在地上。只是那时他身受重伤,而她,则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与好奇。

    “其实我很喜欢西北的大山。”她告诉他:“比起京城,我更喜欢山村里简单的生活。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人,意义是不同的。”

    他依然听不明白她说的话,但却看到了她眼里的执着。

    “有机会,我带你回去。”这算是承诺。“走吧。”他瞧她伸出手,“风凉了,回房睡觉。”

    又像上山时那样一路运着轻功送她回到房间,忘川一直等在门口,见玄天冥抱着凤羽珩一道回来,赶紧打开了门,见二人进屋之后,这才又将门关起,继续守在外面。

    凤羽珩下了地,看着他问:“你说你不走,那你住在哪里?”再看看这间屋子,又道:“要不我让忘川寻个软椅来,你凑合一宿?”

    玄天冥失笑,“傻丫头,你不知道这样对你的清誉有什么影响?”

    她点点头,“知道,但我早晚是要嫁给你的,更何况又有谁知道你今晚来过?我是让你睡软椅,你心里有数就行了。”

    玄天冥伸手去揉她的头发,“赶紧洗漱下睡了吧,你安心的睡,我就在你身边守着。”

    凤羽珩乖乖地去洗漱睡觉,爬上床时还不忘提醒他:“你要是不走,就给我扇扇蚊子。”

    玄天冥无语。

    这一觉,凤羽珩睡得很香。

    第二天一早,却是被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给吵醒的。

    睁开眼时,玄天冥早已不在,她不知那人是何时走的,明明坐着轮椅,却依然可以行动自如到悄无声息,凤羽珩自认做不到这一点。

    “放开我!放开我!”嚎叫声此起彼伏,她听出是沈氏,不由得敲敲头,叫了声:“忘川!”

    早就醒来守在门外的忘川立即推门进来,“小姐醒啦!”

    “恩。”凤羽珩揉揉眼,往外看了看,天还没大亮。“大清早的,沈氏鬼叫什么?”

    “叫了有一会儿了,就听她喊什么要回家,不要留在这里之类的话,奴婢还没有过去看。”忘川一边答着,一边帮她收拾床铺,“洗漱的水都备好了,小姐先洗漱吧。”

    “玄天冥什么时候走的?”她走到盆边洗脸。

    忘川不太习惯九皇子被人直接叫名字,不过想来这二人私底下应该都是这么称呼的,便也觉得新鲜有趣。“寅时末了才走。”

    凤羽珩愣了愣,寅时末,那也就是她醒前没多久。不由得暗怪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醒来,哪怕再早一点点,兴许就能看到他。

    “姐姐!姐姐!”院子里有子睿的声音传来,随即砰的一下,门被那孩子撞开。“姐!”子睿一脸惊吓,猛地一下就扑到凤羽珩的怀里。

    她刚洗过脸,水都还没擦干,一边着急忙慌地跟忘川要布巾,一边问子睿:“怎么啦?”

    子睿仰起脸看她,面色都有些白,“姐姐,好可怕!母亲好可怕!”

    她愣了怔,母亲,说的应该是沈氏。

    “她怎么了?”

    “母亲刚才咬了一个丫鬟,咬掉了一块肉,满嘴都是血,肉还在嘴里挂着,好可怕!”

    子睿说话时,声音都跟着打颤。

    凤羽珩也恶心了下,皱起了眉。沈氏这是发疯的表现么?

    “走,我们去看看。”她拉着子睿的手走出院子,一直到了沈氏住的地方,这才发现院子里来了几个体壮的尼姑,正抬着已经昏迷的沈氏塞进一顶软轿。随后向凤瑾元施了个合十礼,招呼着轿夫走了。

    凤家人都齐聚在此,凤瑾元就此宣布:“大夫人沈氏自愿前往普渡庵为凤家祈福,从此以后永不回府。你们都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

    她这才知道,原来凤家做的是这个打算。既把沈氏驱逐出府门,又用这个祈福的好名声保住了她主母的地位,同时也保住了沉鱼嫡女的地位,真是好算计。

    同沈氏一起来的满喜看了看凤羽珩,略思考了一下,当即跪到地上,同凤瑾元说:“奴婢愿意留在庵里侍候夫人,请老爷恩准。”

    凤瑾元点点头,准了满喜的请求。

    凤羽珩看着满喜,知她心中所想,无声地以口型说了句:“谢谢。”而后伸手入袖,在空间里鼓捣了一会儿,两个小瓶子就被握在手里。她转身将小瓶子塞给忘川,“找机会给满喜,并问问她娘亲现在何处。你告诉她,药我会按时派人送到这里来,让她安心。”

    忘川点头应下。

    凤家人开始各自收拾,没多一会儿便集中在山门口,准备装车了。

    文宣王妃还要在寺中逗留两日,姚氏主动去与她道别,凤羽珩亦与舞阳郡主道别,两人约好回京之后再聚。

    就准备上车时,那同样在普渡寺进香的定安王家的兄妹终于来到了凤家人面前。就见那位郡主冲着凤瑾元道:“想来是与凤大人有缘,本郡主极少来普渡寺进香,偶然来这一次,竟与凤大人遇上了。”

    凤瑾元还了一礼,道:“清乐郡主。”态度冷淡又疏离,与面对文宣王府时截然不同。

    那清乐郡主到也不怪,只淡笑着道:“过些日子我母妃大寿,届时会送贴子到府上,还望凤府的夫人和几位少爷小姐能赏光。”

    凤瑾元亦微笑道:“王妃请贴,凤府岂有不接之理。请郡主放心,凤家定会备上寿礼。”

    “如此,多谢凤大人了。”那清乐郡主也不多说,寒暄几句便转身离去,临走时仍不望丢给凤羽珩一个充满敌意的挑衅目光。

    她挑挑眉,迎着那目光望去,到是望得清乐郡主最先收了神色。

    回府的路上因为少了沈氏,到真的是平静了许多。那辆原本由沈氏坐着的马车被凤瑾元让给了韩氏坐,惹得韩氏是一路媚笑。

    凤羽珩仍然选择跟姚氏和孙嬷嬷坐在一起,那孙嬷嬷极不自在,看都不敢看凤羽珩。

    今早醒来,孙嬷嬷就觉得手里多了样东西,她低头去看,却发现不知何时手里竟握了一枚发簪。那发簪怎么看怎么眼熟,待她揉了眼彻底清醒之后才惊觉,那是小孙女出嫁时自己偷偷塞给她的。虽然老旧,但却是她最值钱的一样东西。那是当年姚氏出嫁时,姚家的夫人送给她的。

    孙嬷嬷怕极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孙女的东西突然就到了自己手里,但一联想到近日来帮着沈家三爷做的那些事情,不由得胆战心惊起来。

    二小姐凤羽珩再也不是从前的性子了,早在回京的路上她就发现,现在的二小姐与三年前截然不同。若不是顾念着自己的小孙女,她是绝对不愿与凤羽珩作对的。

    上次巫蛊娃娃一事,凤羽珩并没有把她揪出来,她还以为自己做得隐蔽。这次又联合凤沉鱼帮着沈万良做内应引凤羽珩和姚氏的视线都脱离子睿,她也以为会没事,可这枚发簪却粉碎了她的侥幸心理。

    不是没事,而是有事,而且是大事。

    凤羽珩看着孙嬷嬷面上表情瞬息万变,不由得泛起一个冷笑。

    眼见姚氏已经睡熟,她出言轻语:“有些事情我一清二楚,适可而止,不要逼我做得太绝。”

    一句话,听得孙嬷嬷一身冷汗。

    终于,车队在凤府大门口停了下来。凤羽珩下车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空气中有什么东西突然消失了一般。

    她知道,是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她的玄天冥离开了。不由得漾起一个微笑来,抬头对着空气,无声地道了句:“再见。”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