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20章 七哥不会给你找这么个七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一听说要给俞千音送肘子去,黄泉两只眼睛瞬间就亮了,就连忘川都扬了唇角,笑意浮面。

    凤羽珩从她这两丫头眼里看出了熊熊战斗之光,她一哆嗦,赶紧提醒说:“咱们是去找茬的,这个宗旨没错,但那可是淳王府,你们千万别给我捅蒌子出来。”

    黄泉忘川赶紧保证道:“小姐放心,咱们就负责在后头跟着,只要那俞千音不作乱就行。”

    就这么的,三个人,带着一只食盒,坐上了凤羽珩的宫车。

    淳王府一向没有什么来客,玄天华看起来对谁都和善,但他又实在是九位皇子里最不好相交的一个。这人无欲无求,哪怕就是送礼,都觉得是玷污了那若仙之人。所以这突然来了一辆宫车,淳王府的侍卫还真有点儿不太适应。

    但毕竟在京城里有这么一辆华丽宫车的人,除了舞阳郡主玄天歌,就只有济安县主凤羽珩了。淳王府与御王府一样,所有下人都得过“济安县主可随意出入”的命令,所以凤羽珩一下车,守卫的侍门问都没问,直接就把人往里面请。

    没走几步呢,管家也立即迎了上来,先是给凤羽珩行了礼,然后才道:“王爷正在用晚膳,俞姑娘也在,县主是到堂厅等等,还是到花厅那边去?”

    凤羽珩笑道:“真巧,本县主就是来给俞姑娘添菜的,管家伯伯带路吧。”

    那管家一听是给俞姑娘添菜的,下意识地就抬头看了凤羽珩一眼。淳王府的管家那也不是一般人,察言观色的本能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只这一眼便看出凤羽珩眼中闪出的一丝狡黠,他当即心里就踏实了,赶紧把人往花厅令。

    对于玄天华突然领了个女子回家,淳王府上上下下表示都接受无能。虽说只是当客人带回来的,连住的院子都隔着老远,但那女子平日言行却总让人觉出几分怪异。按说那样性子的人应该讨人喜欢才是,可也不知为何,整个儿淳王府里,无一人对她有好感,平日里恭敬有加,亲近全无。反到是对凤羽珩,那态度就像自家人一样,一路往花厅走,遇见的下人全都笑着给她行礼问安,面上带着十分的真诚。

    那管家心中感慨,说了句:“如果陪着殿下一道用膳的人是县主,那该多好。”

    凤羽珩听在心里亦是无奈,干脆就装没听到,一直走到花厅门口,正看到俞千音将一块儿红烧肉往玄天华的碗里夹,同时道:“七哥,这个可好吃啦!”

    她心里一阵恍惚,仿佛看见自己总会在跟玄天冥一起吃饭时故意把一些他根本不爱吃的菜往他碗里塞,然后说:“玄天冥,这个可好吃啦!”

    而玄天冥就会很嫌弃地说:“你的筷子上还有口水呢。”话是这么说,却还是把她夹过来的菜往自己嘴里塞。

    这一幕,那引路的管家自然也看到了,不由得大叫一声:“大胆!”然后快步上前,斥责那俞千音:“请俞小姐自重。”

    这话说得已经很重了,俞千音面上有些挂不住,却还是好脾气地说:“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过,紧接着就扭回头问玄天华:“七哥不会介意吧?”

    玄天华没看她,那碗被放了块儿红烧肉的饭也没有再动,目光却直直地向厅外的凤羽珩投来。他站起身,带着一惯和煦的笑向走向她,直到隔着两步远的距离站住脚,平和地道:“你来了。”

    凤羽珩亦冲他笑笑,然后从黄泉从里把食盒接过来,没再跟玄天华说话,到是提着食盒往花厅里走去,直奔那还坐在桌前的俞千音。

    见她过来,俞千音就要起身行礼,凤羽行赶紧扬手道:“不必多礼,你快坐你的。”一边说一边将食盒打开,“七哥的客人就是我的客人,上次去仙雅楼见姑娘喜欢吃这扒肘子,便让家里厨子也做了一道,赶在晚膳时给姑娘送来。你快尝尝吧!”

    黄泉跟着道:“咱们县主府的厨子就是从仙雅楼里带出来的,做的菜可好吃着呢。”

    “真的?”俞千音眼一亮,看那样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县主吃饭了吗?咱们一起吧!”

    凤羽珩摇头,“出门时吃过了。”

    玄天华也走了回来,看了眼那肘子,再看看凤羽珩,无奈摇头,“你费这心思干嘛?”

    她冲着玄天华笑笑,然后自顾地在椅子上坐下来,“都是让厨子做的,我也没费多少心思,无非就是跑一趟,本来也是想念七哥。”

    说话的工夫,俞千音已经开始跟那肘子坚苦奋斗了,一口一口,吃得那叫一个香。

    仙雅楼的厨子,做什么都是好的,肘子的香味儿飘散出来,闻得这厅里的下人都差点儿流口水。

    凤羽珩就看着俞千音吃,满眼的笑意,那笑意被玄天华瞅见,不由得向她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她却没理,只顾着看俞千音,就在那肘子已经吃到尾声时,终于问了一句话:“俞姑娘吃得可好?”

    俞千音连连点头,赞道:“真的是太好吃了,我太喜欢了。”

    凤羽珩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我还真怕你不爱吃,那可就浪费了。”她站起身,作势就要往外走,却一边走一边说:“这肘子本来是给本县主做的,可是那厨子不知本县子只喜欢吃盐的,菜里稍微带点糖便一口不碰。不过既然俞姑娘爱吃,本县主会经常叫人给你送来。”

    这话说完,也不管身后俞千音的面色已经十分难看,凤羽珩带着两个丫头抬步就往外走了去。

    一直出了淳王府的大门,她才收住脚步,在宫车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过身来,正对上玄天华一张无奈的脸。

    他说:“你这是何苦呢?”

    她反问:“那你又是何苦?七哥――”她上前一步,伸手去扯玄天华的袖子,“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何用意,但也绝不认为只是因为她像……算了,七哥,阿珩从不愿意躲在后面被人保护,除了玄天冥,阿珩在这个世界就只信你,可是你……”

    “珩珩。”他终于又肯这样叫她一声,却是道:“你跟冥儿好好的就行,其它的,不用你管。有七哥在,没事。”

    她的倔脾气也上了来,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死盯着玄天华。

    玄天华没办法,只能抬手轻拍她的肩膀,柔声道:“这不是大事,你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要为了这个分心。”说完,见凤羽珩还是那副不乐意的小模样,他苦笑,再想想,便小声道:“你放心,七哥不会给你找这么个七嫂。”

    这话一出,凤羽珩总算有了些反应,就见她眨眨眼,突然来了句:“七哥让下人送给我的果干,我分了一半给三妹妹,是让你府上的丫头送过去的。”

    玄天华放在她肩上的手紧了紧,却终还是没说什么。

    她回身上车,直到宫车都走出老远,再掀车窗帘子,依然能看到淳王府门口那个静静站立着的白衣身影。

    忘川说:“为什么奴婢总觉得七殿下是受了什么威胁?”

    黄泉不解,“不能吧?什么人敢威胁七殿下?”

    “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甘愿受这份威胁的。”忘川看了看凤羽珩,后面的话就没再说下去。

    距离沉鱼大婚还有三天,凤府上下却也没见更多的忙碌。因为是侧妃,无需行太多礼节,凤家又一味的想要低调,所以,沉鱼出嫁,无外乎就是她自己着一身嫁衣,襄王府出一顶轿子,连鼓乐吹打都不会有,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抬出门去。

    因为这件事,凤家的孩子们心情都不是很好,即便是最看不上沉鱼的粉黛都有些低沉。虽然韩氏已经与她分析过,这门亲事是凤羽珩有了话这样打点的,到她自己出嫁时,凤羽珩早就不在娘家,管不到这么多。可凤羽珩是凤羽珩,凤家其它人的态度也都摆在那里。做父亲的凤瑾元和做祖母的老太太这一番表现,让粉黛生生地想到了四个字:唇亡齿寒。

    韩氏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当初削尖了脑袋想要借这肚子驳主母之位,如今想来,竟像是过眼梦境般。事过境迁,现在的凤家,早就不是当初了。

    玉兰院儿担忧,如意院儿的那位,比她们还要悬着心。好歹韩氏还有个孩子,即便肚子里那小的指望不上,却还有粉黛。可是金珍什么都没有,凤瑾元已经数月不曾到她房里来了,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只是后悔不该对凤羽珩心生背离。

    这几日的凤府,人人心中诸多猜想,关于沉鱼的这场婚事,对于她们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凤家是福是祸,这个事情凤羽珩一点都不想操心,那座府宅,如果住在里头的人能就此安生,她便也无意过多计较。但若还是有人顶着风蹬鼻子上脸,她也绝计不会手软。

    眼下,她也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忘川已经去景王府请大皇子玄天麒入府,那场交易的筹码,今日得还给人家了。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