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83章 姑奶奶来勾你的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端木聪突然就想起北界曾经接到过的一份密报,密报上说,从前全天下都公认的、举世无双的千周追踪箭法,却被大顺当初还是济安县主的凤羽珩给破解了去。 而且不但破解,甚至使得比那千周神射还要精妙。密报上还说,济安县主也组了一支神射队,亲自传授箭法,以期力克千周。

    如今,眼瞅着身边的人被下方离得那么远的箭射,端木聪心的恐惧匆匆袭来,再没褪下去过。他亲眼看到那箭射来的时候,有几个将士已然吓得要跑,可跑动间,射过来的箭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人往哪跑,它就往哪射,直到射目标才算作罢。

    这不是追踪箭法又是什么?

    这么高的城墙,若说弓箭手站在上面从上往下射,那不算本事,可下方之箭竟是破着空往上面冲来,十张弓,射出二十支箭,箭无虚发,支支正心窝。

    这不是大顺神射又是什么?

    端木聪第一次蒙生了退意,哪怕关州有极高极厚的防御城墙,他还是无法摆脱心恐惧,他还是觉得,哪怕自己射到了城墙后面,那箭一样会钻透城墙向他射来。不过……

    端木聪目光一凛,大丈夫总不该在军前失威,总不该被敌人刚刚显露出的一点强势就吓得临阵退缩,他手里还有张王牌没用呢,不是么?

    端木聪突然之间大笑起来,就像玄天冥刚刚那样,很猖狂,却怎么笑都让人觉得是硬装出来的。笑了一阵他自己也笑不下去了,干脆一挥手吩咐身边将士:“把人给我带上来!我看那九皇子的嘴巴还有没有刚刚那般硬气。”

    很快地,一个堵住嘴巴的女子被将士押送上来。一根粗长的绳子将人捆着,绳子勒得胳膊上的衣物都皮了,那女子面色惨白,整个人生气少死气多,完全靠着那将士的力气支撑着,否则自己一个人很难站住。

    已经下了马躲在远处雪堆后面的凤羽珩此刻眯起眼睛往上看去,一眼便认出那人正是傅雅,才几日的工夫就已经被折磨成这副模样,这让她心的愧疚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城墙之上视线不错,傅雅被风吹得一激灵,下意识地就精醒起来。这时,就听到那端木聪再度大声地冲着下方喊道:“九皇子!睁开眼睛看看这是谁!纵是你有神射,你有数万精兵,众是你不把我北界放在眼里,可是,你仔细瞧瞧,这个女人,是谁?”

    早在傅雅被推上城楼时,玄天冥的目光就往她那处投了过去。不别人玄天冥,整个儿大营的人都往那处看了去。

    这数万精兵里,有一多半人对凤羽珩并不熟悉,甚至见都没有见过,他们是当初被玄天冥留在西界与西北方向的人马,如今调动过来攻打北界千周,在与钱里的队伍会合之后,几个月间,听得最多的就是济安郡主如何如何厉害,与九皇子又是如何如何恩爱。从济安县主组神射,建天机,听到炼制新钢,每一个故事都像是神话传说般,别的得他们几乎都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等奇女子。

    后来玄天冥的队伍提前到了,再后来,突然就听说济安郡主被北界抓了去。人们这才知道,跟着九皇子走了一路的那名女子不过是个替身,根本就不是凤羽珩,真正的济安郡主早就只身一人,偷偷潜入北界,一出手就是一份大礼,直接烧了端木安国的都统府。

    一时间,全军将士对凤羽珩的崇拜到了一个巅峰这处,那个今年才刚满十四岁的女孩在他们心就是一个奇迹,所有西北过来的人都期盼着一睹济安郡主的风采。

    可是,此时此刻,端木聪把济安郡主押了出来,被折磨得那样憔悴的一个女孩却让他们有些不敢认了。

    那是郡主吗?

    不是说郡主无所不能战斗力十足吗?会被折磨成这样?

    最终,万千想法集到一处,演变成:如果真是郡主,那这个仇,就算屠了北界三省,也无法泄心头之恨!

    不过,很快地这件事情便有了答案,而且答案还是玄天冥给他们的。白泽就在玄天冥的身边,他亲眼看到他家主子在看到那女子被押出时,明显的松了口气,眼一直隐含着的浓浓担忧一扫而空,终于笑得邪魅起来。

    “一个替身而已,本王还当是什么好戏。想来你端木家的本事也就这样了,简直让人没有任何期待。”玄天冥说着说着,自豪感就上来了,“抓到了济安郡主?你们也太小看本王的媳妇儿了!她要是那么轻易的就能被你们抓住,又怎么可能在端木安国的眼皮子底下烧了他的府邸。那场大火烧得好啊!本王很是满意,待我大军攻入松州城,本王会亲自往都统府遗址进行查验,要是有烧得不够干净不够透的,就再重来。”

    端木聪一口老血涌上喉咙,差点儿就喷出来。他万没想到,这个在所有人看来都跟那济安郡主十分相像的女子,居然一眼就被玄天冥给识穿了去。想他来关州之前那晚,父亲誓言坦坦地告诉她,此女与那济安郡主生得是一模一样,以此女威胁大顺将领,定可成功。

    可惜,端木安国错算了一步,他没有料到玄天冥居然这么快就到了关州城下,按他的计算,玄天冥的大军想要到达北界,至少还需十日。

    然而,就是这么天不作美,玄天冥来了,别人认不出,但他一眼就能认出自己媳妇儿,傅雅这个替身再没用处,端木聪眼瞅着玄天冥挥了手,下令神射换上绑了火油的箭支,神射拉弓搭箭,纵是他背后也有一万精兵,依然底气不足。

    就在端木聪以为这一场战火马上就要拉开序幕时,就在他准备命令弓箭手准备城防时,就在他想要一刀杀了傅雅以泄心头之恨时。突然间,天地间竟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阵诡异莫名的声音,是有人在说话,一个女子,也不觉得她用了多大的声,可那声音就是大得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个女声说:“夫君,别放火箭,万一一不小心烧毁了城墙烧化了大门,以后咱们住进去还得再花银子维修,实在是太浪费了。而且,烤尸体的味道很恶心,我在都统府上闻到过一次,实在不愿再闻。”

    这声音一出,玄天冥眼睛立即一亮,几乎不需要分辨地便将目光投向一个地方。那处是茫茫雪原,有挺多个雪堆立着,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不过他就是能猜得到那死丫头正躲在哪个雪堆后头,也能想像得到她此时此刻定然是又用了乾坤空间里那种叫做“扩音设备”的东西。这样的声音,普天之下就只有他的珩珩能够发得出来。

    他笑了,不只他笑,白泽也笑,钱里也笑,神机营的将士也笑,那些从京郊大营来的人都跟着笑。他们一边笑一边告诉西北驻站调派来的兄弟说:“听到了没有,那就是我们的济安郡主,我们就知道是这样,以郡主的本事,北界想要抓住她,下辈子都没有任何可能!”

    将士们说这话时,面上都挂着无比的骄傲,渐渐地,数万大军全部欢呼起来,笑声遍布雪原,听得凤羽珩唇角轻挑,面上是掩不住的得意。

    “兄弟们,待拿下关州,本郡主请大家酒喝!”她笑嘻嘻地说着话,同时,似觉出玄天冥的目光正在往这处探来,顿时心情更好,话音再起时,便是问那端木聪:“喂!端木家的那个,你信不信有地狱的勾魂使者?他能够在眨眼之间,以你完全想像不到的方式来取走你的性命?不管你身在何处,不管你在干什么,不管你看不看得到,更不管你防不防得着,你的命,都会在不知不觉、无声无息间不属于你。信吗?姑奶奶今天,就亲手来勾走你的魂!”

    话毕,扩音器收,眼睛却是凑到一把狙击枪的镜口上,老早就已锁定的目标,此刻都不需要瞄准,直接扣动扳机。装了消声器的枪口只发出一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响动,与此同时,那个站在城墙之上的人,眉心处突然就多了一个血窟窿。继而,倒地身亡。

    凤羽珩从不曾想过,药房空间除去上下两层跟着她来到大顺之外,那个原本打不开的地窖今日竟突然也能够打得开。当她前世藏在那里的枪支弹药再次展现在她的眼前,她震惊之余,下意识地就拿出了一把狙击枪来!

    谁也不知道端木聪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件事情在多年以后被人们传为神话之说,有人说大顺的济安郡主本就是仙人,仙人想要你死,根本就不需要与你动手,一切自有法术来执行。

    也有人说,凤羽珩早在多年以前就死在西北的山村了,现在的凤羽珩是厉鬼转世,她想要谁今天死,那人绝对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总之,不管是哪一种说法,无一不昭示着人们对于凤羽珩的精神崇拜,这种崇拜甚至一度超过了玄天冥,以至于那家伙吃醋,压着媳妇儿七天七夜没让下床。

    当然,这是后话,眼下,凤羽珩一枪打死了端木聪,不但北界的将士蒙了,就连大顺的将士也都震惊非常。好在玄天冥依旧保持清醒,就准备去接他家媳妇儿过来,可对面城墙之上大乱之际,那个与他家媳妇儿像得连他都有几分错愕的女子竟然被人推了下来……手机请访问: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