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53章 狗改不了吃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凤羽珩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妇人之仁了,她怎么可以傻到在看凤瑾元的时候生出一丝怜悯?怎么可以觉得这人在经历风浪之后有心悔改?

    狗改不了吃屎,这就是对凤瑾元这种人最贴切的形容了。请大家看最全! 广告

    子睿不知道清早时这郡主府门前发生的事情,不由得问了句:“哪个姑娘?”

    凤羽珩说:“就是刚刚在街上你见到的那个。”

    “哦。”子睿点点头,可还是不解,“父亲找他作甚?”

    凤羽珩冷哼,“你觉得呢?”

    凤子睿很聪明,也很了解他父亲的为人,此刻听姐姐这么一说立即明白过来,却是想起了之前在街上时姐姐说过的话。于是对凤瑾元道:“看人也好,看事也罢,都不能只看表象。就比如说你看到的那个女子,他却有可能是个男人。”

    这话再正常不过,本意就是说凤瑾元眼拙,把封昭莲当成了女的。但话听到凤瑾元的耳朵里可就变了味儿,他觉得这小子是在奚落自己,是在拿自己的身体说事,要说的不是“女子是男人,”,而是“男人是女子”。

    凤瑾元当场就想翻脸,就觉得这个儿子生出来简直就是为了羞辱他而存在的,这样的孩子不如掐死算了。

    可火气才腾升起来却又马上就被压了回去,他到底还算是有几分理智,知道自己今日是干什么来了。本来就有求于人,若眼下再跟凤子睿起冲突,只怕这一宿又是白等。

    于是强压火气,就想跟凤羽珩说说正题,却听凤羽珩先开口道:“父亲在这郡主府门前蹲了半天一夜,是找我有事吧?”

    “啊!”凤瑾元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却听凤羽珩又道:“该不会就只是为了打听那个女子?”说话间,一脸的鄙夷。

    凤瑾元连连摇手,“不是不是,当然不是。”

    她点头,“那就好。”然后抬步走进府门里,同时道:“进来吧,正好我也有事与父亲商量。”

    凤瑾元一愣,有事找他商量?这话好啊!既然凤羽珩有事要与他商量,那就相当于给了他一个讨价还价的余地。当然,讨价还价也称不上,至少自己此番过来也不算太被动。

    这样一想便有了些许精神,他跟在凤羽珩身后一路到了正院儿的堂厅,几人落座,下人奉茶,凤瑾元心里着急,抢着问了句:“何事有求于我?”

    “恩?”凤羽珩一愣,“求?”随即笑了开,“父亲开什么玩笑呢,我能有什么事求你?再说,就算我求,你又能办到什么?”

    凤瑾元一阵语塞,不是求他,那之前说要商量是什么意思?

    不等他发问,凤羽珩的话就又扔了过来:“有事的确是有事,但却不是求,估且就算是一个通知吧s;。 ”一边说一边揽了揽与她挤在一张大椅子里的子睿,对凤瑾元说:“子睿是凤家嫡子,这件事情父亲没忘了吧?”

    凤瑾元不解,“这怎么可能会忘?”

    “那就好。”她点点头继续道:“做为父亲,有责任为子女的成长做相应的付出,这一点父亲也没有什么异议吧?”

    凤瑾元还是不懂,却也知道凤羽珩说得是有道理的,于是再道:“这是自然。”

    “恩。”她对此十分满意,终于说到了正题:“那既然这样,就请父亲把子睿今年秋到明年秋这一年的学费准备一下吧,子睿过阵子就要回萧州去上学了。”

    “恩?”凤瑾元终于反应过来对劲了,“你说什么?”

    凤羽珩重复道:“我说,让父亲准备一下子睿的学费。”

    “学费?”凤瑾元脑子“嗡”了一声,终于明白凤羽珩这话是什么意思了。子睿是凤家的嫡子,他是凤家家长,给嫡子准备学费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可是他哪里有银子啊?

    凤瑾元面上十分尴尬,凤府如今公中帐上是一文钱也没有,每月都是靠着五皇子送来的那点银子过活。可五皇子也不知是怎么算的,除去给下人的开销以及凤府平日里正常的吃穿用度之外,送来的银子一个月用下来竟是半两结余都不会有,往往都是这个月刚刚用完,下个月的也刚刚送来,接得正好。如今让他给子睿筹备一笔学费,他还真是为难了。

    他一时间纠结起来,不知道这话该如何答。再看两个孩子眼巴巴地瞅着他等着他说话,却是羞愧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凤羽珩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心中冷笑,嘴上却是没再说什么s;。可凤子睿却不干了,皱着眉开口问他:“父亲是不是不想给子睿拿这笔学费?父亲是不是觉得子睿是凤家的累赘?”

    凤瑾元赶紧道:“不是不是,这话怎么说的。”

    “既然不是,那为何姐姐提到我的学费,父亲竟是这般为难?您也是做过丞相的人,也是考过状元的人,难道父亲不知道读书意味着什么吗?难道父亲不想让凤家东山再起吗?哦――”他说着说着突然恍然大悟,“我忘了,父亲对于凤家的希望从来都不在男孩子身上,在父亲看来,男孩子最多也就是考上个状元,最多也就是位及人臣。可女孩子就不同了,女孩子有无限可能爬到最顶锋的那一步,以至于无数人臣都要看其脸色,同样的,她的娘家之势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父亲,我分析的没错吧?”

    寥寥几句,竟是把凤瑾元从前打在凤沉鱼身上的心思说得透彻无比,以至于凤瑾元都有些发懵,他这个小儿子,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懂得了这么多大道理的呢?

    这样一想,立即就想到了凤羽珩。对,一定是凤羽珩向子睿灌输的这些观念,不然就凭子睿的年纪,他又常年不在家中,怎么可能分析得这般透彻?

    他想到这些,目光便不由自主地向凤羽珩投了去,态度也与其对立起来。

    凤羽珩到不觉怎样,可子睿十分生气,他问凤瑾元:“父亲这样子看着姐姐是做什么?有件事情子睿一直挺奇怪的,既然父亲一门心思的想要仰仗女儿来得势,那为何又对我的姐姐这般的差?别说现在大姐姐已经不在世,即便她还在,以大姐姐的能耐也总不可能有我胞姐这般成就。更何况,当前局势父亲难道真的看不出来么?这个天下,皇上到底想要交给谁,父亲心里当真没数么?子睿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何以我的胞姐这般出色,凤家还要这样对待于她。”

    凤瑾元被这个儿子给数落得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时,却听凤羽珩一声冷笑泛起,然后就看她抚了抚子睿的头说:“你跟父亲讲这些是没用的,他连你的学费都不愿出,这样的父亲咱们将来就是有了什么大出息,也是不可能想着他一点半点,就当个陌生人好了。”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凤瑾元着急了,“阿珩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血脉亲情不可断,怎可当做是陌生人?”

    凤羽珩问他:“你都当我们是仇人呢,我们当你是陌生人还不够体贴?还想怎着?”

    子睿亦道:“是啊s;!父亲当初为了除掉我跟胞姐,可是花了不少银子,这些银子算起来都够好几个儿子读书的学费了吧?父亲还真是大方。”

    凤瑾元直接否认――“没有的事!这是谣言,都是谣言!”

    凤子睿被他气得小脸儿鼓鼓的,凤羽珩却是早就习惯了凤瑾元这副嘴脸,只揽了揽子睿让他稍安勿躁,这才又开口问道:“那父亲的意思是?”

    “子睿是我凤家嫡子,他的学费为父自然是要出的,且不知读那云麓书院一年需要多少银子?”

    凤羽珩心中暗笑,子睿不是第一次上学,之前那次是老太太做主从公中支了银子出来,再加上她自己补贴不少,总不至于子睿第一次出门的时候寒酸。可凤瑾元却没这个概念,如今她来要学费,对方在激将之下到是一口应下,却是不知道当他听到学费数额时,又会是个什么反应。

    “一百五十两。”凤羽珩平静地说:“这还只是学费,若是再算上吃、住、用度等等,一年下来,二百两银子也就是个紧紧巴巴。不过我们也知道如今的凤府不比往日,所以也不好全都让父亲给备宽裕了,父亲只要出一百五十两的学费就好,剩下的,我这个当胞姐的自会补贴。”

    她说得轻松,凤瑾元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百五十两?

    要知道五皇子一个月给凤府的银子也不过五十两而已,这五十两说白了就是在养下人,还有他自己的吃穿用度。至于程氏姐妹、安氏,以及想容粉黛那边都是顾及不上的,粉黛那边五皇子自然是不会亏了她,安氏想容自己有铺子,程氏姐妹更是多半都居住在宫里陪着皇后。

    可即便是这样,一百五十两他也要不吃不喝地攒上三个月,这怎么可能拿得出?

    凤瑾元额上渐了汗,五皇子的银子都是一个月一给,他现攒也来不及啊?一百五十两其实也不是个多大的数目,这要是搁在从前,他是断然不加以理会的,随随便便从公中支一下就有了。

    然而,现在的凤府却是不同于往日,这一百五十两,他要如何才能拿得出来?show_htm3();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show_htm4();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