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53章 济安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想当初大顺建国时,开国太祖指着大顺的地图,随手划了几处贫瘠之地出来做为封地,用于日后封赏网,原本这些个封地都是有主的,至少在太祖皇帝心里头是已经想好了要给谁的,可是没想到,其中一位番王没猜明白太祖的心思,以为太祖不想给他封地做为赏赐,于是一怒之下揭杆而起,要造反。

    大顺出兵镇压,到是很快就把他的势力给镇压了下去,但也因此让太祖看到了设封地的弊端。番王合理养私兵,一代还好,可番王却是世袭的呀这么传下去,那不是给他们玄家的后世子孙找麻烦吗万一哪个番王又有了异心,到那时候封地上兵强马壮的,大顺镇压起来可就没有这样轻松。

    他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干脆一咬牙,原本想要赐予封地的有大功之臣全部被剥夺了这一权利,改以金银珍宝替代。而那些功臣们也深知其中道理,忠心耿耿,不在这上面做以计较。

    后来慢慢的,太祖皇帝划出来的几块封地也渐渐被取消,都被重新归入大顺统一管辖的版图范围之内,传到天武帝这一带,就只剩下了一个济安郡。

    大顺的行政区域以“府州县镇村”做以划分,除京城之外,下属以府为最大,设知府、通判等官职;府下为州,同设知州、通判等;州下为县,父母官是县令,既知县,领县丞;然后就是镇和村,而这其中并没有“郡”这种区域的存在。“郡”做为整个大顺唯一一块封地,算是如今大顺国境之内最特殊的一个存在,因其不在行政管辖范围,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朝廷一直都没太重视管理,只设了一个郡守之职,世代驻守在那里。

    玄天风早年间热衷于游历,曾往济安郡这边走过,他书中告诉凤羽珩,如今的济安郡郡守姓藤,名叫藤平,算下来,今年四十有五,因为世代驻守在这方,封地又数代没有被封赏出去,渐渐的,藤家已经认为济安郡主那块封地是他们自己家族的私有产业,在那坏土地上大兴土木,胡作非为。不过这也让济安郡在藤家的发展下之,比想象中的要繁荣不少,虽说跟正常的州县还是没法比,却也不是外人所认为的那样,是一块不毛之地。

    凤羽珩揉揉额角,有些啼笑皆非。藤家,认为封地是他们的大兴土木她十分欢迎,但胡作非为这个事可就得管管。她还记得最初得到封地时,也曾想过让王林把百草堂往封地这头发展,但着人查探过之后发现这边人太少,说是一个郡,所有住户加在一起还抵不上一个村子人多,百草堂开在这种地方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后来王林提议干脆就在玉州城内开,这样既能照顾到封地,又能兼顾玉矿,两全其美。

    对于封地,凤羽珩以前没怎么管过,虽然她知道早晚有一天要发展这里,但这两年多,她身边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不断发生,还往千周去打了场仗,慢慢的就把这边的事情给放了下来。也曾派人往这头要过税收,可一概被回绝太过清苦,她也没有多去计较。总想着等有一天决定建设时再统一管理,如今看来,想要把个济安郡给治理好,还得先把这里的地头蛇给铲除才行。

    她揉揉额头,事情不难办,只是很招人讨厌。因为长期驻守就忘了自己的本份一边拿着朝廷俸禄,一边又想把地盘据为己有,老藤家的人还真会算这笔帐啊

    她揉额角的动作很快就被忘川发现,随即小声问道“小姐怎么了是不是马车颠簸不太舒服要不小姐躺一会儿,奴婢帮你按按头再有一个多时辰就能进入玉州城了,咱们到了玉州再好好歇歇。”

    “不用。”凤羽珩摆手,见忘川的话把车内众人都给惊了起来,干脆也不再让这片空间沉寂,开口道“你们可知封地那头如今归什么人管辖”

    想容和山茶肯定是摇头的,黄泉却琢磨了一会儿说“听说有一种官职叫郡守。”

    “没错。”凤羽点点头,把游记上说的事情还有自己的分析给几人讲了一遍。她的本意是告诉大家千万不要觉得到了封地就可以放松精神,没准儿在封地这头还是有一场硬仗可打的,至少跟那藤家可是有一番周旋。

    却没想到,原本因为众人昏昏而睡导致有些沉闷的车厢里,却是因为她的这一番解说而爆炸般地热闹起来,就连想容和山茶都来了精神。想容拉着她的胳膊,两只眼睛都冒着光“二姐姐,封地是你的地盘,那郡守这下子算是撞到刀尖儿上了吧二姐姐不会轻易饶了他们吧那可是胡作非为啊怎么处置才好呢”

    连丫鬟山茶都握着拳头说“抄家灭族总之不能让他们好过。”

    凤羽珩抚额,是不是这一趟长途把大家都给憋疯了怎么见了恶人跟黄鼠狼见了鸡似的就差没留口水了。她问想容“不怕有危险”

    想容反问“能有什么危险咱们要兵有兵要银子有银子,二姐姐你还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带着圣旨文书,能有什么危险”

    到也是。凤羽珩觉得想容分析得没错,恶人打跑就好,不就是不讲理么,论起不讲理,她是祖宗。有兵有钱,怕什么就是这么任性。

    于是,一车人说说笑笑,一个多时辰之后,车队进了玉州城。

    玉州知州姓钱,名叫丰收,到也不是外人,正是玄天冥麾下副将钱里的亲生父亲。凤羽珩这一路的动向他时刻都在打听着,听说今日队伍就要进入玉州,马上就着人把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一座三进院子重新又打扫了一遍。直到凤羽珩的车队进了城来,这钱丰收又傻了眼,不是说就郡主带着妹妹和丫鬟还有一些大夫么这怎么还有兵马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人,知道的是济安郡主进城,不知道的还以为敌军攻来了呢

    街上不少百姓被吓得回了家去,挑帘往外看的黄泉撇撇嘴“跑什么嘛咱们又不吃人。”

    钱丰收在城门处就跟凤羽珩汇了面,简单说几句客套话之后立即就亲自带队,把人马先往知州府衙引领。到了府衙门口,凤羽珩这辆车里的人随着钱丰收进了衙门,其它人则又被引领着去了那座事先已经准备好的三进院子。

    班走跟钱里算是熟人,知道这位知州大人是钱里的父亲之后也放了心,没有跟着凤羽珩过去,而是一同去了宅院。而凤羽珩那头,进了衙门内堂落座之后,钱丰收立即就行了大礼进行参拜。凤羽珩赶紧将人亲手扶起,并对他说“钱大人不必这么客气,您是钱副将的父亲,咱们就不是外人,无需这样的客套。钱副将一直都在千周那头驻守着,也没机会回来看看您,所以这次来,九殿下特地嘱咐我带了不少东西,算是替钱副将尽个孝。”

    她来时的确带了整整一车的东西是准备给钱丰收的,也的确是玄天冥交待下来的。毕竟钱里跟了他多年,又是军中副将,此次凤羽珩往封地一行还要承蒙钱丰收多多照顾,这人情礼往的可是不能少。东西里除去采买来的礼品之外,凤羽珩还加了不少空间里的药材,光是百年老参就有五支,另外还有一支上了千年的,算是极贵重之礼。当然,银票也不能少,玄天冥个人出了一万两银票让凤羽珩带着交给钱丰收,算是他的一点心意。

    钱丰收一听说九殿下想得这般周到,很是感慨。虽说他府上也有几个小妾和庶子庶女,可钱里是他唯一的嫡子,他本不想钱里去参军,可惜拗不过那个一生只爱武的小子,没办法,只好忍痛将唯五的唯一的嫡子送上的战场。好在几年下来也熬成了副将,又受主帅这般器重,他看着下人把外头那一车东西一样一样地往府里般,脸上也觉得有光。

    不过他还是对凤羽珩带来的那些兵马比较奇怪,思来想去的还是问了出来,凤羽珩告诉他说“那是我带给济安郡封地的私兵,我做为郡主,在自己封地的范围之内是有屯养私兵的权力吧”

    钱丰收赶紧点头“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只是不知郡主临来之前有没有对济安郡那块地方做更多的了解可知道藤家”

    凤羽珩点头,“知道一些,但不多,还是想跟钱大人多多请教。”

    下人送来玉州最好的茶,茶盏是玉做的,钱丰收说这是矿山那边开采出来的玉石,他看着好,就去买了一些打成茶具。又告诉凤羽珩“这边的茶比不上京里,这个还是去年皇上赏下来的贡茶,一直没舍得喝,也不知道合不合郡主的口味。”见凤羽珩喝了一口,点了头后,他才又道“要说到那封地的藤家,唉”他长叹一声,“郡主有所不知,因为封地的特殊性,藤平虽只是个郡守,那郡也没有玉州城大,可藤平还是有资格与他平起平坐。再加上朝廷对于封地的建设从来都不管,以至于藤家在这一范围内的势力越来越大。封地人少,但半年之前藤家与云天府的不少商户联了手,引了不少商户往那边去开铺子,藤家无偿提供封地内的土地,只是需要商户们自己盖房子。商户们觉得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所以十分乐意前往。有商户带了头,一些百姓也动了去那边生活的心思,因为藤家抛出了橄榄枝,只要去那边生活,无偿提供土地,自建房屋既可。”

    ...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