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57章 不能恨,要算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元贵人带着月秀怒气冲冲地赶往景慈宫,可景慈宫却紧闭宫门,她被告知皇后娘娘身子不舒服,太医正在里头瞧着,这会儿谁都不见。宫人更是说了:“也不知为何,娘娘去了一趟乾坤殿回来之后面色就不好,似乎是跟皇上起了争执,回来没多大一会儿工夫呢就倒下了。”

    元贵人进不去宫门,只得又转回了自己宫院。见她气儿也不消,月秀只得劝道:“这件事怕是皇上单方面的主意,如果说皇后娘娘在乾坤殿跟皇上起了争执,应该为的就是这个事。主子也别太气了,奴婢想,皇后娘娘应该也是提过的,但是皇上没应。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得看皇上的想法,奴婢到是觉得皇后的作用不大。”

    月秀分析的在理,元贵人也明白,而她之所以找上皇后那也是因为没有办法。在这座皇宫里,除了皇后,再没旁的人可以帮她。可如今皇后也败下阵来,皇上不应也就罢了,却偏偏复了那丽贵人的妃位,还是借着祝空山行善之名,这叫什么事儿?难不成盛王府上花钱行善,功劳却归给六皇子和丽妃了?她万分不解,却又不敢跟天武帝去讨公道,人人都知在天武帝那里没有公道,一切就只看他想不想、愿不愿、高兴不高兴。而在这件事情上,她想来想去就只能想出一个结论来:天武帝对丽妃的感情,胜过对她。

    “派个人去给八皇子递话,让他明日进宫一趟,我要见他。”元贵人强压住火气吩咐下去,跛脚太监荣真赶紧去办。而她自己则在内殿里走来走去,一刻都不肯闲下来。

    次日,八皇子玄天墨下了早朝之后马上就到了存善宫来。对于丽妃那头的事他昨天晚上就得了消息,当时便知自己的母亲一定受不了这个打击,想进来劝说,无奈那时天色已晚,宫门已经下了钥,他进不来。

    今日见了元贵人,虽说经了一夜的缓冲,对方情绪已经不似昨日那般冲动,但依然能看出面上怒气,和深深的哀怨。

    “母妃。”他依然习惯这个称呼,“事已至此,您再生气也是没用,到不如想个法子把坏事变成好事。”

    “你别叫我母妃!”元贵人怒声道:“我不过是个小小贵人,没资格让自己的儿子叫我母妃!到是你那个姨母,如今可是风光了,老皇子可以光明正大的再跟她叫回母妃,想想真是让人恨呢!”她不解地问玄天墨:“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明明出钱做善事的是你,皇上就是要赏也赏不到她那里去,为何我这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她那边却已经轰轰烈烈地恢复了妃位,而且还搬到了长宁宫去?你知道长宁宫是什么地方吗?那是离中宫最近的一座宫院,想当初皇上可是动了心思要给云妃的!”

    “那又如何?”玄天墨到是不急,只拉着元贵人让她重新坐回来,这才又道:“您是贵人也好是妃位也罢,都是我的母亲,现在又没外人,我叫您一声母妃是应该的,而且早晚有一天还要叫您母后的。”

    元贵人心中一动,可愁绪却又泛了上来:“会有那么一天吗?你看看现在这个形势,皇上摆明了是要打压你那头,你行事可是得千万小心着,别那个阴嗖嗖的九皇子没算计着你,再反过来让你父皇那个老狐狸给算计了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母妃放心。”他再劝,“先风光的人不算什么,她能把这风光保持多久,这才是正经事。如今这事已出,咱们这头可千万得稳着,特别是母妃您,您在后宫里,又与那丽妃是亲姐妹,可不能让父皇觉得您擅妒,连亲妹妹的恩宠都要去争。儿子还是那句话,既然事已如此,咱们不如想想该如何把坏事变为好事。”

    “还能变么?我是贵人她是妃,中间隔着好几个位份呢。”元贵人有些无力。

    玄天墨却告诉她:“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您千万不能主动去闹,您若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就多想想儿子在外头好不容易挣来的名声。不管宫里如何,至少现在京中百姓是念着儿子的好的,儿子也并没有打算就因为这件事便放弃在外头的努力。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其中坎坷多磨,总不能因为这点子小事就落得个一场空。”

    元贵人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这心里到是也宽慰许多,就是替你跟空山那孩子觉得委屈,做了这么多努力,却成全了别人,你回去可得跟她好好说说,让她那头也得放平心态,千万不能泄了气,知道吗?”

    玄天墨笑道:“那丫头可是比母妃冷静得多,昨天晚上这消息传到盛王府,儿子也没刻意瞒着,让下人往她那边也送了信去。可下人回报她也就是听一听,点了头,然后继续做着手头的事,好像说今日上午要去给那些普经因假药耽误了病情的人送去补偿。”

    元贵人知道所谓假药,就是上次老八弄了个波斯大夫坑人那件事,于是点点头:“她到还真是个有心的孩子。那依你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咱们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那肯定是不行的。”玄天墨摇了摇头,“你们都是后宫妃嫔,又是亲姐妹,哪里有妹妹升了位份姐姐全然不理的道理?母妃要知道,名声不只是儿子在京城的名声,还有母妃您在宫里的名声。皇后那里也就罢了,可至少您得让其它人念着您的一句好,这样儿子在那些大臣中也更好说话些。”

    他指的自然是那些归属到他这一党派来的大臣,元贵人心里明白,“你放心,那些人我都笼络着,不但平日里走动多,你每次带进来的好东西,我也都会记得分些过去给她们。”

    “光是那些人还不够。”玄天墨给她出主意,“父皇老了,更看重亲情,这亲情不只是皇家的亲情,还有你们这些姐妹之间的。您跟丽妃可是亲姐妹,在这种时候如果没有表示,会让父皇觉得您无情无义,继而对儿子也会有偏见的。”他在最后往自己身上提,戳到了元贵人的心窝子。纵是自己心里再不服气,也不能不想着儿子啊!

    元贵人不甘地点了点头,“罢了,那你说吧,这事儿怎么做?”

    “去道贺!”玄天墨给她出主意,“您是姐姐,要拿出姐姐的气度来。当然,对她也要做出该有的尊重,毕竟现在她是妃,您是贵人,不管您心里怎么想,表面姿态一定要做出来。还有,她是儿子的姨母,这其实并不是坏事,母妃可还记得凤家那四小姐往静思宫去过?可还记得儿子与您说过的她打的主意?”

    元贵人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说,六殿下手里的那三万兵马?”

    “没错。”玄天墨点头,“原本区区三万兵马根本入不了儿子的眼,可南界那头出了意外您也知道,整整三十万大军被老九跟那丫头给收了,可算是直接断了儿子的命脉。所以,即便只有三万,眼下于我来说也是必须要争取到手的。更何况,他那三万大军已经秘密开到了京城之外,交到了老七的手里,但兵符和兵权却还在六哥那儿。如果母妃与姨母把关系重新建立起来,你说,她是帮着自家侄子好,还是帮着个外人?”

    元贵人道:“当然是自家侄子更可靠一些。”于此,她算是彻底明白了玄天墨的意思,心里头原本有的那一丝怨恨也消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算计。“我明白了,你且放心的去做你的事,后宫这头一切有我。”

    玄天墨点头,心里也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元贵人这头气不顺闹起来,那将会造成更坏的影响和更难挽回的后果。“儿子回去之后会跟空山说,让她得空进宫一趟,往长宁宫去道个贺。毕竟是借她的名义上的位,那位姨母见了空山也不能一点不表示,空山也更会说话些,让她去说和说和,咱们之间的关系也能缓缓。母妃也尽快往长宁宫去道贺吧!记得带上厚礼。对了,您昨日摔坏的那套白玉茶具,儿子也会记得再送一套进来,母妃且安心就是。”

    玄天墨对元贵人这头好一番安抚和交待,总算是把元贵人的情绪给稳了住,这才匆匆出宫回府。

    此时盛王府里,祝空山还没出门,正在跟下人清对着当初受假药所害的名单。这份名单是她这几日好不容易收集来的,银子也早就备足,就等着清对好了近两日就送出。

    玄天墨回来时,就看到祝空山亲自打着算盘,很是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心中对这位表妹真是越来越满意。

    见他回来,祝空山也没起身,二人早就不似刚见面时那般生份,已然熟络起来。祝空山对他说:“表哥,我帐房支了三千两银子,准备用在给这些受害病人的补偿上,也不知道够不够,我再算算,应该差不了多少。”

    玄天墨点头:“早就说过帐房随你支取,不用刻意跟我报备。你想做的事就放手去做,我总会在背后支持你就是。”

    祝空山笑着道:“说还是要说一声的,毕竟是不小的一笔银子。对了,昨晚我听说咱们在京城里行善,皇宫里那头却升了二姨母重归妃位,此事可当真?”

    “当真。”玄天墨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问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祝空山道:“也不是坏事,都是姨母,升了她的位份总比升了别人强,咱们应该道喜,替二姨母高兴。”

    “可你别忘了,二姨母也是有儿子的。”玄天墨盯着祝空山,“她是皇子的母亲,我不信她心里一点儿扶儿子上位的心思都没有。”这话玄天墨当着元贵人没说,却是跟祝空山讨论起来……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