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68章 一万和一百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元贵人可不管丽妃心里怎么想的,她只是又向这花厅环视了一圈,再道:“妹妹也真是的,姐姐知道你手头不宽裕,可那日姐姐不是送了万两银票过来?怎的不拿出来用?许是妹妹没自己张罗过宫宴,所以没什么经验,说起来,这宫宴还真的不是这样子办的。 ”

    丽妃面上有点挂不住,可元贵人的话却还在继续:“你是不是怕银子花完又会手头紧巴?唉,你呀!花没了就再跟姐姐说,姐姐就算砸锅卖铁,那也是要帮衬你的呀!要知道,我们二人可是亲姐妹。”

    “哼!”丽妃终于开了口来,语带讽刺:“是啊!本宫没银子了就跟你要,因为你比本宫有钱,你有母家的帮衬,而本宫没有,所以从不敢大手大脚。你也知道咱们是亲姐妹,那本宫就不明白了,都是亲生的孩子,怎的柳家对姐姐就能做到一心一意地帮着护着,对我这个女儿却可以不闻不问呢?”

    元贵人笑了起来,“瞧妹妹这话说的,家里人怎的就不惦记妹妹了?每次我写信问候,家里人在回信中都会问起妹妹,母亲还说,妹妹自从进了宫,就再没跟家里有过一点联系,也不知道你心里头是怎么想的,怕是觉得母族会拖累于你,所以也就不敢上前巴结了。”

    这话一出,一个事实就得让丽妃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打从进了宫就再没跟家里联系过,甚至早些年父亲母亲进宫来探亲,她都刻意回避了没见。她也不是有意这样,只是刚进宫时胆子小,不敢跟家人往来,后来慢慢的性格就更加孤僻,终日里不想见人,这才逐渐生疏起来。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错造成的,此时归罪于母族,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元贵人的话被花厅所有人都听得个清清楚楚,一时间,不少人都在私下里议论着丽妃,语言中多有指责是她不尽人情,如今却反过来怪别人。就连祝空山此刻也明白了丽妃今日给她脸色看的原因,问题竟真的是出在元贵人这里。

    “阿珩。”玄天歌又凑到凤羽珩耳边说:“知道吗?前儿个元贵人给丽妃这头送了个戏班子,还怂恿着丽妃去请了皇后来一块儿听戏。丽妃傻乎乎的觉得她姐姐是好意,于是巴巴地请了皇后过来。结果你猜怎么着?那戏班子竟唱了一出主母和小妾斗架的戏,偏偏主母还斗输了,你说招不招笑?”

    任惜枫听得直咧嘴,“在皇宫里头,皇后自然就是当家主母,妃嫔们虽说身份尊贵,可也不过就是小妾而已。当着皇后的面唱那种戏,这皇后可是被丽妃给得罪苦了。”

    “所以丽妃今日对元贵人那边的人便是这个态度了?”凤羽珩点了点头,“要这么说,到也是该给她们些脸色看看。”她伸手往袖子里掏了掏,之前就准备好要送给丽妃的银票还在里头装着呢!“虽然我也不待见丽妃,但相对跟元贵人比起来……我还是乐意给八皇子的娘去添点儿堵。”

    她勾起唇角站了起身,款款朝着丽妃那头走了去。

    玄天歌不知道她是要怎么个添堵法,不过凤羽珩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在这些个皇兄里面,玄天歌最不喜欢的就是老八,甚至比之当初的老三还不如。原因很简单,两年多前,老八曾跟天武帝提出过让她往古蜀去和亲,被天武帝给回绝了,但这事儿兜兜转转还是传进了她的耳朵里,从那以后就把那八哥给记恨上,直到今日都不能释怀。

    凤羽珩走到丽妃跟前时,正好听到元贵人又扬声说了句:“那日我送了一万两银票过来,本来就是想着妹妹要办宫宴,可以应个急。这不,今日又带了一万两银票过来,就是怕妹妹把之前那些银子都花在了宫宴上,手上又紧巴了。”她一边说一边还真的递了一张银票到丽妃面前,一双眼盯着丽妃看,写满了“不怀好意。”

    在场有人抱不平了:“贵人为何还要给银子?今日这宫宴哪里费得了一万两银子?怕是十两都用不完。既然之前的都没用上,贵人今日这银子就无需再给了吧!”丽妃的上不得台面儿,惹得下方这些夫人小姐们都没了敬意,哪怕是有妃位压着,此刻她们也觉得丽妃根本还不如一个元贵人。

    “你们休得无理!”元贵人佯装怒意,“丽妃娘娘面前岂可胡言?还不快快赔罪!”

    在元贵人的喝斥下,刚刚说话的那位小姐很不情愿地站起身来,冲着丽妃下拜道:“请娘娘恕罪,臣女嘴快,下次不会了。”

    丽妃却是冷哼一声,对元贵人道:“她说的也没错,之前给的说是贺礼,既然贺礼已送,那今日这银票就不必给我了。”

    “那怎么行,我是特地拿过来的,妹妹你……”

    不等元贵人的话说完,凤羽珩却是等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道:“二位,阿珩插一句。今日是丽妃娘娘的宫宴,不管宴席得体与否,不过是给大家提供一个进宫欢聚的机会。形式而已,没必要究着细节不放。”她说话时,看向那个还在半屈膝等着丽妃叫起的小姐,话,分明是说给她听的。“这位小姐看着面生,从前的宫宴应该从来没参加过吧?那也就是四品以下官员之女了。区区四品臣女,居然敢在长宁宫放肆,本王妃还真是想知道你家父亲是哪位大人?改日若是有幸得见,可是得问问他家里到底是如何教导的女儿。”

    那位女子不怕丽妃,是因为家里人跟她说起过丽妃的性子好欺负,也说起过她们是向着八皇子和元贵人这头的。而之所以她心里有话憋不住说出来,那也是因为元贵人坐在那里,她觉得有了依靠。可是没想到,这中间又横插出一个凤羽珩。

    她不怕丽妃,却并不代表不怕凤羽珩,眼下听凤羽珩这样说,不由得腿一哆嗦,原本半屈膝下拜的姿势一下就变成了跪倒,说话声音都打了颤:“王妃,臣女知错,臣女知错了。”

    凤羽珩却不再理她,只是对丽妃道:“来的时候光顾着跟娘娘闲话家常,到是把大事给忘了。”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准备好的一百万两银票递上前去,“娘娘复了妃位,阿珩不知该以何为贺礼,就干脆讨个轻松的。这一百万两银票娘娘收好,是我跟九殿下的一点心意。”

    这“一百万两”一出口,可是惊呆了下方夫人小姐,就连祝空山都不由得乍舌。

    一百万两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御王妃出手之大方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甚至更有人猜测起来御王妃何以送这么重的礼。不过再想想六皇子如今正住在济安郡那头,听说就在那里做个教书先生,想来与御王妃私交是不错的,这笔银子怕也是冲着六皇子而送。

    但不管是冲着谁,银子是到了丽妃的手,丽妃乐得心里脸上都开了花,接过来第一时间就不忘挤兑元贵人:“不是亲人都这么大方。”

    元贵人面上也有着几分尴尬,却是硬挤了一句:“怎么不是亲人呢?御王妃是九殿下的正妃,九殿下跟六殿下可是亲兄弟。”话是这话说,心里却已经把凤羽珩给骂了个千百回。

    她今日本意并非纯粹的挤兑丽妃,而只是想到一个事实,那就是:纵然重新爬回妃位,可是一没人脉,二没金银,想要在这宫中立足,只靠着个位份那是不可能的。她想到自己这一方的实力,无论是宫里还是宫外的,无论是八皇子的还是她的,这都是丽妃所无法攀比的。也想要让丽妃明白六皇子与八皇子之间的差距,想要助儿子得到皇位,丽妃的脚步已经落后太多,追都追不上了。

    可是没想到凤羽珩竟然为丽妃撑了腰,这就破坏了她原本布下的格局,场面一时压不住,反而成了这花厅里地位最低等的一群人。

    元贵人的脸没地方放,下方那些夫人小姐就更是尴尬。眼瞅着丽妃拉着凤羽珩又是好一阵的热络,元贵人觉得自己在这里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于是赶紧寻了个理由先行告退。

    她走了,凤羽珩也无意跟丽妃再做周旋,便也回了自己的位置。很多人都想要效仿元贵人那样一走了之,可偏偏丽妃又来了兴致,还张罗着大家一起喝茶,又笑着跟几位了几句话,这就让人又有点儿舍不得走、也磨不开面子走了。

    其实今日到场的这些个小姐们,也各自都有自己的心思,甚至有很多人并不完全是冲着祝空山来的,而是因为她们本身就对六皇子心有所属。她们进宫来,给丽妃备了厚礼,就是希望能得到丽妃的青睐,可无奈家里又站在八皇子这一边,弄得是两边为难。此时一见元贵人都败了下风,她们原本的那些小心思便也有些蠢蠢欲动,于是有人主动开口,转移了风向道:“其实这样的宫宴才更好些,会显得不那么拘束,咱们还能这样近距离地跟丽妃娘娘说说话,就像是在家里与长辈说话一样,很是亲切呢!”

    “是呀是呀!”这话得到了一小部份人的附和,有人接着说:“听说以往的宫宴大家都坐得老远,中间还有歌舞,十分吵闹不说,还特别拘束,今日在长宁宫却不同,想来,丽妃娘娘真是有心了。”

    这话头一起,丽妃心里也敞亮起来。是啊!今日虽然有点小小的不痛快,但有凤羽珩和玄天歌给她撑了门面,又有那一万百两银票闪瞎了元贵人的眼。她只要一想到元贵人灰溜溜离开的样子,就觉得十分的痛快!

    不由得又感叹起凤羽珩的好来,目光递过去,见凤羽珩正跟几个着些什么,面上带笑,俏皮又好看,哪里像是已经成了婚的少妇。她是越看越觉得这丫头跟自己儿子般配,不由得感叹道:“要是风儿跟阿珩成了亲,该有多好!”

    左儿吓得赶紧扯了她的袖子,压低了声音道:“娘娘这话今日可千万不能说啊!”

    丽妃也知道自己失言,悻悻地收了声,再看看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到,这才放了心。可这目光一扫间,却见那原本坐在最靠门位置的凤粉黛正起了身,笑着朝她这边走过来……

    ....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