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20章 咱们之间,结束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玄天琰曾经也经历过如此失落,甚至那一次比这回来得还要猛烈许多,他曾在那次打击下混沌了很多年,得了个荒唐皇子的称号,也成了整个儿大顺闻名的好色之徒。他府中的女人几乎都快赶得上天武帝的一整个后宫了,从大他二十岁到小他十岁的都有,大街上的女人,不管是待字闺中的少女,还是良家的有夫之妇,但凡与那人有一点点相像的地方,他都要想方设法的弄到他的黎王府里。

    为此,那些年有多少人到京兆尹衙门口去击鼓鸣冤!可他也有他的道儿,抢了人他就给钱,一直给到那些钱能把告状的人砸晕了,砸得再也不告了为止。

    他曾以为自己会一直那么荒唐下去,直到遇见凤粉黛,或许一幅水晶头面还不至于让他有多上心,最开始不过也就是想求个侧妃到府里来着,直到看到凤粉黛跳那雪地梅舞,一颗心才真正的为之震撼,曾经与那人的风花雪月又重新回到脑中,让他就为了那一支舞,散了府中所有女人。

    他忍了凤粉黛这些年,已经做好了准备一直忍下去,甚至都对凤粉黛的脾气开始习惯了,却不想,今日,这丫头竟然跟他说要解除婚约!玄天琰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本王不同意!他狠狠地道:凤粉黛,你要干什么都行,我都不管,但是想要与本王解除婚约,本王告诉你,不可能!你别做梦了!

    许是话说得狠了,情绪也激动了,还被他抱着的小宝有些害怕,呜呜地哭了起来。

    冬樱赶紧把孩子接过来,然后一边哄着一边退后了几步,给二人留出说话的空间。御王府的人也在看了一会儿热闹之后选择把府门重新关了起来,砰地一声把这些个乱事给关在外头,他们才懒得理这凤家小姐的作死行为。

    凤粉黛!玄天琰的话还在继续,他问粉黛:你这女人,到底长不长心?这些年本王待你如何,你难道是瞎的吗?看不见?还是你的心瞎了,感受不到?本王知道你有野心,也知道以本王的能耐配不起你的野心。可是凤粉黛,你也得掂量掂量自己!你想要得到的那一切,谁能够给你?你是还能嫁进哪座王府?你是还能说得动哪个皇子?凤粉黛啊凤粉黛,这么些年了,我怎么就看不透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相对于玄天琰的暴躁,凤粉黛却是一脸淡然地看着他,好像人家说出的话并不是对她说的,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凤家人的人情淡泊,在这个庶女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甚至都能超越当初的凤瑾元几分。

    她对玄天琰说:你的本事的确配不上我的野心,而我的野心却因你的身份在这些年里不断地膨胀。我曾经也为了自己的野心争取过,努力过,奈何求不得。所以我不想再要那样的野心了,所以我想要离你们远一些,再远一些,远到从今往后老死不相往来,再没瓜葛,也就没了奢望。玄天琰,你人不错,我不评价你过去如何,只知你待我是好的。所以我不能再祸害你,去找一个更好的人吧!咱们不合适。

    她说完,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顿住,半回身道:我会搬离水晶别院,手里还有些银子,是从前你给我的,我就不还你了,用那些银子还能自己租个小院落,不至于活得太落魄。至于我府里的下人,我只带走冬樱,剩下的你帮我打发了吧!我想,五殿下也不差那点子打发下人的银子。

    眼瞅着这丫头就这样在自己眼前走掉,眼瞅着冬樱拉着小宝也跟着粉黛一起走了,玄天琰突然就觉得那像很多年前听到那人死讯时的绝望之绪又袭上心来!他在后头追了几步,苦苦哀求:粉黛,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走好不好?咱们的婚约是父皇点了头的,不能就这样轻易的解除。粉黛你听我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解约婚约,好不好?

    凤粉黛狠狠甩袖,将自己的胳膊从玄天琰的手中抽离,同时亦扬声道:我本想让你在这乱世之下脱颖而出,可惜,我看不到任何希望。玄天琰,放手吧!咱们之间,结束了。

    玄天琰愣在当场,看着前头的人渐渐远离,想要再追,脚步却发了沉,似乎没有勇气。身边的随从亦在劝着:殿下,别追了,她要解除婚约就解除好了,依属下看,这到是好事。这么些年了,殿下您对她仁至义尽,该做的都做了,可是又换回来什么了呢?属下只知道自从有了这位凤四小姐,殿下完全都变了一个人,失了皇子的骄傲,还要三五不时地被一个女人悉数。殿下,您图什么呀?属下到宁愿咱们黎王府恢复到从前的样子,也不想看着您整日里在凤家小姐的面前受气,受委屈!

    人人都知道他受气受委屈,玄天琰想,是不是他太贱了?太过主动,以至于凤粉黛根本就不拿她当回事?下人说得对,这些年他都过不得像他,可是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呢?委屈求全,又换回了什么呢?一心一意待一个女子,又有什么样的结局和回报呢?

    他突然就笑了,指着凤粉黛离去的方向自顾地呢喃道:凤粉黛,我曾真心待你,可你竟如此不识抬举。那么,从今往后,咱们便形同陌路吧!

    粉黛走出巷子口才坐上自家的马车,上了车后却是跟冬樱道:这马车也是水晶别院准备的,以后咱们都不会再坐了。回头我给你拿些银两,你找人寻寻院子,最好能离这京城的中心地带远一些的,但不要去城南和城北,寻着东西两边找。下人不用多,有烧火做饭的,有粗使打扫的就行。马车要有一辆,还要给小宝请个婆子。

    她冷静地安排着今后的一切,听得冬樱心里发酸。小姐。她劝粉黛,您再考虑考虑,五殿下人真的很好,待小姐也是没得说,您为何一定要做这样的决定呢?恕奴婢多嘴几句,既然您都打算远离开那一切,过平淡的日子,那就跟着五皇子平平淡淡的不好吗?五皇子不是一位有野心的皇子,奴婢看得出,他更想要的是跟小姐花前月下琴瑟和鸣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别人羡慕还来不及,为何小姐就不愿意?

    对于冬樱的这些话,凤粉黛到是很认真地想了想,半晌之后才告诉冬樱:不知道原因吗?那让我来告诉你――花前月下琴瑟和鸣是要跟自己心爱的人才行,可是那五皇子,打从最开始我就没看上他!我看上的是他的身份,他的权势,看上的是跟了他,能让我在凤家抬得起头来!可是没想到凤家那么快就倒了台,更没想到,这五皇子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任凭我如何努力,他脑子里总是差了那么一根上进的心。既然他给不了我想要的,又不是我心爱的,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跟着他耗尽一生?

    她这话可把冬樱给吓坏了,就想要去捂凤粉黛的嘴,却被凤粉黛给拦了开,别怕,不管谁听了去都无所谓。玄天琰心知肚明我对他是怎么回不,他宠着我,不过也就是找个对过去的回忆罢了。要说对我凤粉黛本身有多深的感情,那都是胡扯。我不过是个死人的替代品,像这样的替代品,他可以找到很多很多。

    冬樱揽住小宝,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来她家小姐不爱五殿下呀!怪不得可以那样子对待人家,怪不得可以如此决绝地就选择离去。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归为一个原因――不爱啊!

    冬樱很想问问凤粉黛她爱的人究竟是谁,可是没等问出口呢,就想起很久以前听说过的一个传闻:凤家的四小姐也看上了九皇子,还为此几次三番地跟凤二小姐吃醋,甚至动过很多歪脑筋去打九皇子的主意,可惜最终未果。

    那时她还没进凤府,这些事都是后来听说的,如今想想,凤粉黛心里的人应该还是那个邪魅的九殿下吧?的确,跟九殿下比起来,五殿下就逊色太多太多了。

    淳王府内,想容在床榻上躺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次日清晨才有了力气坐起来。

    俞千音那方面没有太为难小宝一个孩子,但对想容可就不那么好了,因为想容是她的情敌,那俞千音纵然自己进了淳王府里,还是吩咐了下人要让想容多受些罪去。

    那些人到也没做别的,只是不给想容饭吃,最多给喝口水,还不让她洗澡,让她一身狼狈。但想容想着,这样也算好的,至少没有人兽性大发对她进行侵犯,否则,她可就真的不用活了。就算是这样子被救回来,失踪了这么些天,对于一个女子的声誉来说,也是个要命的难题。

    有下人进屋来侍候,她的身上在她昏迷的时候已经都由下人处理干净了,洗了澡,也换好了衣裳,凤羽珩还给她打了几次营养针,恢复得到是不错。下人们进来之后端了毛巾给她擦脸,一边擦一边道:三小姐一定觉得饿了,几天没吃东西,要不是御王妃说打了那种针不吃东西也没事,七殿下可是要担心呢!

    想容听到七殿下三个字,心里头就是一慌,一下子又想到自己失踪这些日子外界舆论会造成的影响,于是赶紧跟这丫鬟问了句:我失踪的事情,外头知道的人多吗?

    不及丫鬟回答,但听门口处,有个温雅的声音传了来,带着万般的治愈对她说:知道得人多又如何?人少又如何?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