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75章 魔音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的确,营里越来越热闹了,因为有更多的建城人冲了进来,他们没有任何顾及,包括伤痛与生死都完全抛之脑后,心里就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杀光所有入侵他们家园的大顺人。

    人们嘶吼着冲杀,当他们手里的铁精武器在遇了大顺的钢器断裂之后,他们就会随手扔掉,然后像野兽一样嘶吼起来,张开血盆大口,把自己的牙齿做为最有利的武器去啃咬前方敌人。不管男女老少,只要进了大营,看到了大顺将士就会如恶虎扑食一般一扑上前,用最原始的方式拼杀肉搏。

    大顺将士最初会尽量躲着女人和孩子,可是当他们发现女人和孩子甚至比男人还要疯狂时,也再容忍不了,开始举起刀剑进行反抗。有反抗就会有血光,于是,有的人断了胳膊,有的人没了鼻子,更可怕的是有一个女人的头颅都被砍去了大半。可是他们却依然没有停止战斗,甚至连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在肢体残断的那一刹那甚至都没眨一下眼睛,就好像断掉的并不是他们身体的一部份。

    那些人依然在拼了命的与大顺的将士撕杀,这场面恐怖又恶心,有个小将士面对着那个没了半颗头颅的女人,情绪几乎崩溃,放声大哭四下逃命。还有人已经顾不得什么女人孩子,但凡看到进营来的疯狂者就去砍杀。渐渐地,他们也总结出来规律,于是有人在喊:捅心窝子!必须一刀捅死,只要不死他们是不会停下来的!

    凤羽珩看着这场面大惊,这竟让她联想到后世那些科幻电影里演的丧尸攻城,甚至比那还要恐怖万分。因为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瞅着前方还有几十万人在往这边冲来,玄天冥一咬牙,问道:七哥,你要如何做?

    玄天华广袖一拂,没直接言明,只道:按我说的,你们各自散去,留我暗卫十人护驾,其它人等立即撤离。说完,竟转身回了帅帐,不多时,但听那帅帐里头有悠悠而来,曲调舒缓,拨弦清静柔和,竟是与时下这场面完全不符。

    钱里刚想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七殿下居然还弹琴,却见玄天冥沉着一张脸望向那帅帐,一双手紧握成拳,竟隐见有些打起颤来。忽然就觉得在琴声的作用下,原本焦虑不安的心境居然有些回缓,逐渐的心平气和,再说起话来,连语调都放低了几分,他问玄天冥:殿下,眼下该怎么做?

    玄天冥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吩咐:为七殿下护法。说罢,自己拉着凤羽珩站到了帅帐门前,然后,白泽忘川黄泉以及他从建城带出来的暗卫们依次排开,把这帅帐紧围了起来。他告诉人们:世间很少有人知,大顺七皇子最擅长的不是轻功,亦不是兵器掌法,而是他的那一张魔音琴。行尸散无解,纵是你们王妃在这儿,她也无解。可七殿下若以琴制敌,却可以将这些人的神智从疯狂中渐渐引领出来。只是

    他话到这里,语态有了转折,目光也更加凝重,甚至半侧了头往帅帐里看了去,眼里带着愤恨和不忍。只是,魔音琴制敌,一敌一,一敌十,甚至一敌百敌千都不在话下。七殿下内力深厚,以一敌万也是能做到的。可眼下是几十万人,建城百姓,再上宗隋将士,最少五十万的疯狂行尸,他弹出魔音琴来,只怕最终

    玄天冥说不下去了,玄天华不忍杀尽这几十万人,他要救赎,要用魔音琴去抵消极乐逍遥散的作用。可哪是那样容易的?几十万人啊!要以魔音琴牵制几十万人的精神信念,即便勉强做到,也要拼上他全部的内力和心血。这样值得吗?

    护好帅帐,不能让任何人靠近。玄天冥再吩咐一次,然后目光投向那些越来越多涌入进来的人群,深吸了一口气,对钱里道:整兵,随时准备回撤。

    帅帐里,琴声越来越大,时而舒缓,时而湍急,就好像随着人潮涌动而有了规律性的节奏一般,让人们的动作渐渐地被那琴声所指引。

    凤羽珩发现,玄天华的琴声起效了,那些疯了的百姓们动作开始迟缓,有受伤的人逐渐开始感觉到疼痛,那没了半颗头颅的女子已然倒地不起。还有人站着发呆,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到这里来。小孩子开始啼哭,更有女子被这一地鲜血和残破的肢体吓得惊叫。

    但是又能如何呢?后面的人很快就又涌了上来,把前面的人推倒,重新开始新一轮的疯狂。

    帅帐里,琴声再次加大,玄天冥终究是听不下去,回头冲着帐子里喊道:你现在内力用了六成,后面还有数不清的人,一旦到了十成还是不行,七哥你准备怎么办?

    里头没有人回答,他气得死死咬着牙,凤羽珩却在这时候问道:是不是只要让人们听到琴声就行了?那我有办法让琴声变得更大。她说完,直接掀帘进帐,也不管玄天华看着她缓缓摇头,她直接从手腕处把空间里的东西往外调,一边调一边说:我就是个怪物,有一些别人没有的能力,我也不怕被七哥知道,事实上,就在你们都不在京城时,我的身份差一点就被戳穿了。我那时候吓得要死,可是我想,那是因为没有玄天冥和七哥在我身边的缘故。如果你们都在,我不至于害怕,你们一定不会因为我是怪物而疏远我的。七哥,我这里有些东西,可以让琴音被扩散开,变得很大,你就不用再消耗那么多的内力了。

    她一边说一边从空间里直接把扩音器拿了出来,拿了一个不够,等了一会儿又拿出一个,就这样一共拿了十只出来,在玄天华的琴前一字排开。

    琴音被无限扩大,以至于那些还没冲到大营来的建城百姓也能听得到了。可是这样扩大的琴声却并没有起到效果,人们听了就跟没听到一样,该如何还是如何。

    凤羽珩跑到帐外去看,难以置信地问玄天冥:为何不管用?明明他们都听见了,为什么不管用呢?

    玄天冥告诉她:因为制敌的并不只是琴音,而是七哥独特的内力。只有内力与琴弦一起产生波动传出的声音,才能让那些人暂时摆脱行尸散的控制。单单只是声音扩大了,没有用的。

    还要扩大内力吗?可是她没有那样神奇的东西,她的空间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可以扩大内力的东西。她不甘心,从空间里搜了很多药出来,统统摆到玄天华的面前,连带着一大碗水,七哥,这些药都可以吃,我不知道能不能增加你内力,但吃了总不会有不好的效果,你感觉到累了的时候就吃吃看。

    玄天华带着乞求的目光看向她,手指依然不停地拨动琴弦,口中却道:你们快走,让大军回撤。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为什么总是想着别人?凤羽珩急了,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玄天华道:你感怀天下!你心中有苍生!好,那恶人我来做!我没有你那样善良的心,那些人将我们围困至此,我们凭什么不能反抗?我们的将士也是娘生爹养的,凭什么打个仗要这么憋屈?七哥,你不忍心杀这些人,那么我去杀,将来天下人要骂就让他们骂我好了!

    说罢,直冲出帐外,一把ak47从空间里直接调出。凤羽珩大步冲向营地东边,冲着前方高声道:大顺的将士们!让开!随着大顺军的撤离,她手中机枪端起,对着那些前仆后继而来的人群疯狂扫射。

    大量的人在她的扫射下死亡,但还有一些没能咽气的,居然就在身体都被射穿一个血窟窿的情况下还是往前扑了过来。浓重的血腥气迎风而来,凤羽珩扫射到手软,ak的后座力震得她虎口都发麻。可是人太多了,一梭子弹打光,一地的尸体倒下,疯子的数量却不见丝毫减少。

    她怔然,下意识地就要换枪再继续,胳膊却被身后冲过来的人一把拽住,整个儿人都跌进了一个怀抱里。

    别打了!我们撤!玄天冥死死地抓着她的手臂,一双眼充血一样盯着前方冲过来的人群,咬着牙道:端木安国,他可以拼尽一座城池几十万条性命来打这一仗,却要我们来担负灭绝生命的罪名,我们不值。

    可是七哥怎么办?她问玄天冥:咱们不管七哥了吗?

    七哥会追上我们,相信他。

    要撤一起撤!

    可是如果没有他断后,大军会被这些疯子死死缠住,根本撤不走。他看向怀中妻子,同她解释:相信七哥,他会回到宾城与我们汇合的。

    凤羽珩无法再说什么,大顺的将士也是人,牺牲不了建城的百姓,她同样也不会牺牲自家的将士。罢了,回撤,因为她知道,要玄天冥做出这样一个决定要玄天冥决定留下玄天华为大军断后,这对于她的夫君来说,是有多么的残忍。

    撤吧!她步步后退,手里的机枪却越拿越多,直到见了何甘,直接将那些机枪扔过去给他,同时命令道:留十名神射保护七殿下。听着!我不在乎建城人的死活,我只要七殿下活着,明白吗?

    主子放心!属下明白!

    终于,大顺军在玄天冥的带领下回撤宾城,走时,有魔音琴声相伴,阻了那些冲到前头试图纠缠的疯子脚步。直到大顺军全部撤完,帅帐内的人终于露出一丝笑来。可指下动作却并没有停止,反而琴弦拨动越来越快。

    也不知道这样的弹奏经了多久,好像从天亮到天黑,也好像经了一个世纪轮回。终于,外头的一切喧嚣都停止下来,再听不到百姓嘶吼,再感受不到大地震动,就连魔音琴声也停了下来。外头留下没走的那十名神射将士掀开帐帘,看向帅帐内,眼泪都流了下来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