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189章 云萧啊云萧!你终究没能救下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他跑过去时还踩了你一脚,我来不及推开,你疼不疼?云萧啊!你看到奶娘了吗?有没有看到我的父王母妃?云萧啊!跟他们说,咱们的深仇大恨报不成了,再也没有亲手杀死端木老贼的机会了。你走慢些,等等我……”他扯扯唇角,扯出了一股血来。

    五脏突然绞痛,血脉控制不住地向上涌起。封昭莲抱着云萧的双臂没有力气了,渐渐地松了下来,就那么任由云萧的身体扣在自己的身上。他突然很想哭,可是却连哭都没有力气,不断上涌的血从嘴里汹涌地往外流,不多一会儿工夫就染红了一片土地。

    “云萧啊!你终究没能救活我,这是多么伤悲的事。我终究还是辜负了你的这条性命,没能够活下来。不过,云萧,我不能好好的活,却能陪你一起死,一起去看奶娘,去看父王和母妃。云萧,你等等我。”

    封昭莲的眼睛快要闭上了,头顶的那片天空越来越细,最终只剩下了一条浅浅的缝。

    桐城知周田平到来的时候,就看到炸毁的东墙城下一角躺着两个罗列起来的人,正是那个姓封的家伙和他的护卫。田平匆匆上前,赶在封昭莲眼睛闭起的最后一刻问他说:“你答应我的事,可还做数?本官拼着跟那端木安国翻脸把你护在了知州府,可是你现在就要死了,我听说那位王妃也已经死了,那你曾答应我的事,是不是就没希望了?”

    封昭莲的意识被重新唤醒,他看向田平,撑着最后一口气同对方说:“有希望,你放心,凤羽珩没那么容易死!你去找玄天冥,带着我们的尸体,他会让凤羽珩帮你的女儿看病的。田平,凤羽珩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大夫,也是这天底下最好心的人。你帮了我,她也会帮你的。田平”他偏偏头,瞅了一眼端木安国留下的那条断臂,“你救我一场,我领你的情……”

    终于,气脉断了,手榴弹爆炸的冲击力远非云萧想得那样简单,只凭一具身体的挡护根本无济于事,即便是隔着云萧,巨大的冲击依然震碎了封昭莲的五脏六腑,震断了他的心脉。

    头顶一线天合了起来,封昭莲看到这世界最后的一眼,是云萧那张染了血的脸……

    大顺终于占领了桐城,以一种没有喜悦的方式。

    玄天冥骑在马上,看着这座让他充满憎恨的城池,双手微微地颤抖着。曾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很想把这座城真正的屠掉。比起那沦陷于疯狂的建城,他更加憎恨这座桐城,因为就是在这座桐城外头,他的妻子、他的哥哥生死不明。他杀尽了端木安国的十万亲兵,可却又让那老贼给跑了,一腔仇恨无处发泄,憋屈得简直比多年前他中下玄天夜的埋伏断了双腿还更甚。

    田平就在这个时候带着封昭莲和云萧的尸体来到玄天冥的面前,这个大顺的九皇子、被人称为战神的御王殿下此刻在田平看来与阎王无异,在与端木安国的亲兵对抗时染了满脸满身的血,离着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血腥气息。田平心有余悸,想着多亏自己在意识到那令桐城陷入轰炸之灾的缘头来自于端木安国时,就传令下去让所有驻守在宗隋的将士不要参与这场战斗,这才让他此刻站在玄天冥面前不至于太像个俘虏。

    但再怎么不太像,严格来说也是俘虏的。因为他是桐城的知州,因为现在的桐城,已经被大顺军彻底占领。

    慢慢地,桐城百姓也往这边聚集过来,一层又层地人群把他们围住,于是有人对田平大声地说:“田大人!咱们降了大顺吧!皇上居然信服那端木安国的话与大顺为敌,居然把那端木安国派到这边来作战,你看看那老贼都干了些什么?好好的桐城被他弄成了一片废墟,死了那么多人,那可都是宗隋人啊!他一个大顺的逆贼想要报仇,不去大顺报,跑到咱们宗隋来,偏偏咱们的皇帝还听他的,这样的宗隋还值得咱们的忠心吗?我们要的是以前的宗隋,不是现在的!”

    “就是!早有传闻说现在的皇上并不是先帝所中意的,他的皇位是杀害父亲和兄弟篡来的,这种连父亲和兄弟都能杀害的人,怎么可能会爱民如子?这已经不是从前的宗隋了!”

    很多人都哭了起来,他们爱宗隋,爱自己的国家,可是这份爱已经在家园变成废墟的时候彻底被摧毁了。新皇让他们失望,对于这场战争,从最初对大顺的愤恨如今已经转变成对宗隋的绝望。他们流泪,是对宗隋最后的悼念,泪水之后的决心,则是对新生活的坚强向往。

    田平没有回答百姓们的话,他亲自拉着一辆木板车往前又走了几步,将那木板车拉到了玄天冥的面前,这才开了口道:“大顺的九皇子殿下,这车上的人说是您的朋友,可是他们都死了。临死之前,那位俊美的公子托我把他们的尸体送到你这儿来,请你把他们安葬在一起,还说……”他顿了顿,面上露出为难之色,有些话欲言又止。他到底就是个失城之官,有什么资格跟对方提条件呢?封昭莲是曾经给了他能治好女儿的希望,可封昭莲死了呀!

    田平看向玄天冥,终于还是低下头来。罢了,不提了。

    玄天冥看了田平一会儿,目光转向那木板车上封昭莲和云萧的尸体,心里突然就升起一阵酸楚来。

    封昭莲死了吗?云萧也死了吗?这两个曾经那样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子离开了世界,这是不是就叫做世事无常?那么,他的阿珩呢?他的阿珩是死是活?他的七哥是死是活?

    好像还能想起封昭莲那副吊儿郎当的德行;好像还能看到封昭莲一身女装妖娆了整个儿京城;好像还能记得封昭莲总在凤羽珩面前耍些无赖;好像还能听到封昭莲逢人就说他看上了七殿下玄天华。

    那么那么多记忆啊!玄天冥回过头,看向身后自己的兵马。那里头,有封昭莲给他的十万大军,那十万千周人跟着封昭莲从冰寒的千周出来,到了异国大顺,又跟着他攻打古蜀,现在又来了宗隋,曾为他、为大顺立下汗马功劳。虽然他平时对封昭莲不冷不热,偶尔还给点脸色看,但实际上,玄天冥是感激封昭莲的,是真心实意的把那个人当成朋友。

    现在,他的朋友死了,就在这一天,他身边那么重要的三个人,都从眼前消失。玄天冥突然就在想,这一场战役,究竟有何意义?

    ...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